关于黑心衣的联想

bag

中国,古称「神洲」;台湾,古称「蓬莱仙岛」,自古都是神仙眷顾之地。中国的汉服文化源远流长,代表着天朝上国的崇高地位、无上荣耀。台湾的原民服饰、图腾意象,代表着人类对自然与天地的敬畏与遵循。

曾几何时,当工业化成为现代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之后,人与天地、自然、神话彻底剥离。西方工业带来器物文明、机械文明、科技文明;却也彻底摧毁了东方精神文明、神佛信仰。马列毛的阶级斗争为中国带来无尽的灾难;现代中国成了「假、恶、斗」的实验场。

侧身海上的台湾,尽管受到民主女神的庇佑,却也抵挡不住工业化、商品经济化、消费过度化的冲击。犹记孩提时代,家中母亲都会为孩子亲手缝制衣服,「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是每一个走过清贫年代的台湾人都会吟唱的歌曲。直到成衣工业伴随经济起飞创造了台湾奇迹,许多传统手工也在其中失落了。

当台湾的成衣业成了黄昏工业,中国大陆的廉价奴工成为各国竞相剥削的对象。MIT不再微笑,不再骄傲。因为削价竞争,劣币驱逐良币,造假、塑毒,让中国一夜致富。邓小平的”猫理论”让全世界成了老鼠。曾经把「诚信」奉为圭臬的台湾生意人,在两岸接触频繁的今天,逐渐染上了「造假病」、「诈欺症」,把祖先的遗训抛弃,毒害了台湾的乡亲。纯朴的台湾乡民,利用人们的环保意识,把回收旧衣重新制作,再以精品衣高价卖出,不法获利上千万。

当现代母亲无暇手制童衣时,上网选购童衣成为时尚流行风潮,却也可能冒着让孩子穿「塑毒衣」的风险。当台湾社会受到少子化冲击时,环境贺尔蒙所造成的不孕症,可能成为台湾未来的隐忧。

当人们被黑心商品几乎吞没的同时,何不重拾老祖宗的针线,为孩子、为家人、为自己亲手缝制一件独一无二的衣服呢?

babyshow图片来源:大纪元摄影记者陈柏州

【延伸阅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