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之子背刺「精忠報國」有不為人知的抗戰經歷

蔣介石之子背刺「精忠報國」有不為人知的抗戰經歷

蔣介石次子蔣緯國,背刺「精忠報國」,在日本侵華之後毅然返國抗日。(公有領域)

一提到「精忠報國」,人們都會想到宋朝抗金名將岳飛,岳母在其背後刺「精忠報國」四字,其後岳飛一生也踐行這一誓言。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中國還有一位傑出的人物,背上也刺有「精忠報國」,且一生傳奇。

蔣緯國背刺「精忠報國

2011年6月,台灣「中華戰略學會」在三軍軍官俱樂部舉辦「蔣中正、蔣經國、蔣緯國軍旅身影特展」,展出不少珍貴照片,還有多幀蔣經國、蔣緯國的合照。其中一張蔣緯國效法岳飛,在後背刺青「精忠報國」四字的照片,是首次公開展示。

蔣緯國是蔣介石的次子,早年留學德國慕尼黑軍校,在日本侵華之後毅然返國抗日。在戰火紛飛的年代,他於背後紋刺了「精忠報國」四字,忠義可見。

蔣介石的長子蔣經國留學俄國,投身黨政,與軍旅出身的蔣緯國,兩人一文一武,都在蔣介石身旁效力。蔣介石經常寫家書給兩人,勉勵他們努力向學,報效國家。

蔣緯國有著傳奇人生,他其實是蔣介石的養子。蔣緯國晚年在自傳《千山獨行——蔣緯國的人生之旅》中表示:生父乃戴季陶(別名戴傳賢),生母為日本護士-重松金子。

蔣緯國在蔣經國逝世週年前夕,在一演講中首次坦然談及他的身世傳言。他說,蔣公是父親,戴傳賢先生是義父,也是他的「親伯」。就他來說,「做誰的兒子,我都願意」語調中帶著詼諧和感懷。

戴傳賢是民國煊赫一時的風雲人物,中國國民黨元老之一,他才智過人,文筆優美,是中國馬克思主義最早的研究者之一,日後也成為著名的反共理論家。

蔣中正和戴傳賢在日本成為結拜好友,當時年輕的戴傳賢遇日本護士女友重松金子,為其生下一子,其子後來由蔣的側室姚冶誠撫養,即為蔣緯國。

雖然現在已經有很多證據證明蔣緯國的確是蔣介石的養子,但是蔣介石生前卻從未流露過蔣緯國的任何身世謎底,相反在他的日記中可以看到,他像所有的父親一樣深愛著自己調皮、可愛的小兒子。

不為人知的抗戰故事

1995年,抗戰勝利50週年,蔣緯國抱病聯同電視界耆老劉侃如,共同籌備了中國抗日戰爭紀實記錄片製作委員會,集結資金,拍攝了反映抗戰的系列電視片《一寸河山一寸血》,邀請陳君天擔任節目製作人。

被稱為「國寶」的資深電視製作人陳君天,製作功力深厚,對於抗戰經過猶如數家珍,擁有許多精彩的好故事。

陳君天說:我們主張把真實的東西留給後代,所以我們常常從人性面看一件事,所以我們沒有蔣委員長多偉大、國軍多英勇的話,沒有那些美化與誇飾。我們是找一個故事,從「你是人,我也是人」的人性角度來看這件事情,所以會感到非常感人。

作為《一寸河山一寸血》監製人之一的蔣緯國將軍,當時也透過鏡頭,講述了這麼一個故事:

他說蔣介石總統,那時候是委員長,在重慶的時候壓力非常大。因為面對強大的敵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能撐到什麼時候!而且沒有任何一點外援。

當時,內有共產黨的軍隊在發展,咄咄逼人。而且國軍內部也有許多軍閥的部隊,又不一定能指揮得動,蔣介石當時的壓力非常大。

在太平洋戰爭發生以前,日本人已經鎖死海岸線,國軍的外援完全依靠滇緬公路,當時的日本竟要求英國人封鎖滇緬公路,還向他們承諾:你幫我切斷滇緬公路三個月,我就可以把中國擺平,到時候我們再一起攻擊希特勒……。那時候國民政府被掐得簡直沒有辦法。

那時在重慶,深夜,蔣緯國經常聽到蔣介石在野地洗澡的時候,會發出「哇!……哇!……」那樣淒厲的長嘯,讓他嚇一跳。蔣介石就是靠這樣的方式,來抒發自己的壓力。

陳君天描述:就好像晚上很晚的時候,你一個人在半夜的時候,你一個人站在山巔頂上,旁邊看不到一個人的時候,呼呼的風聲在耳邊,感到很孤寂……,這股壓力才釋放出來。

蔣緯國神奇的瀕死體驗

1993年,蔣緯國闖過一道生死關,還經歷神奇的瀕死體驗。在蔣緯國生前接受的一段採訪中,他講述在瀕死狀態中,他見到了蔣介石。

蔣緯國說:「我一看到父親坐到我旁邊,我就告訴他,我說我很高興,又能來到你的身邊來做事情了。」父親說:「孩子,你不要說傻話了!你要回去的。」

過了一下他又說:「你還有沒有完成的使命,你必須回去的。」又過了一天還是兩天,他又說:「你放心,你一定會回去的,我會陪你一直到你脫險為止,你放心好了,你會回去的。」

果然,經歷了幾次大手術的蔣緯國最終化險為夷,而且讓醫生也大為驚訝的是,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醫生也不由得感道嘆:「這若不是神賜給你的福,實在是令人很難解釋。」

1997年,蔣緯國先生逝世,享年81歲。

–新唐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