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音樂家贊神韻音樂:就是善與大氣魄

「神韻的音樂就是一個善。」被譽為「台灣鋼琴教父」的鋼琴與大鍵琴演奏家宋允鵬讚賞神韻交響樂說。

美國神韻交響樂團9月13-27日將第三度蒞臨台灣巡演。神韻交響樂結合東西方音樂的精髓,將中華音樂的韻律與靈性,透過獨特的配器與演奏技法,呈現出精準、輝煌的宏大氣勢。

日前宋允鵬接受愛樂電台採訪時向古典樂迷推薦神韻交響樂,宋允鵬認為神韻所有的團員,包括作曲、編曲者都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就是「善」。他說:「這也是巴哈的原則,每個大作曲家、大師,巴哈、莫札特等等都有濃厚的宗教信仰,神韻也有。」他認為這也是神韻音樂平易近人,很容易與聽眾互動的原因。

神韻原創音樂以中國音樂的旋律為基礎,用西方管弦樂來表現曲目所需要的效果,獲得許多聽眾的青睞。宋允鵬說:「對於國樂器,我們從小聽到大,所以對這些旋律很親切,神韻交響樂團用西方樂器,彌補國樂器缺乏的部分,如低音的雄厚、弦樂色彩的變化。」

「國樂器也有很多西方樂器無法表達的音色,神韻的作曲家充分的協調兩種樂器的特色,包含樂器演奏聲音的大小,都非常的用心。」中西樂器合璧在技術上非常困難,宋允鵬說:「西洋樂器習慣用十二平均律的方式彈奏,國樂往往會有些不中不西,有點像日本麵包夾炒麵,但神韻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困擾,他們在這方面下很多功夫。」

宋允鵬表示:「整個音樂非常自然,這種作法非常有發展未來,不是發展一下就沒了。」他認為神韻交響樂成功的調整東西方音樂的不同,為中華文化的國樂開拓了一條新的路。

神韻的音樂可以跨越國界與文化差異,宋允鵬認為現在這個年代,從手機就可以看到全世界的事情,他說:「每個人都是地球人,音樂更沒有國界,不會說聽不懂。」身為鋼琴演奏家,許多人都曾向宋允鵬表示古典樂太難懂,交響樂聽了太費勁,他說:「一個樂章40分鐘,若聚精會神跟著去聽的確會很疲憊,但神韻交響樂團的曲目卻是依照著民謠的曲式,聽了很舒服,不會太難,每個人都聽得懂。」

宋允鵬說:「聽神韻交響樂不會有壓力。在海外,很多西方人聽得都很高興,南美洲的人都聽得懂。不管是中東或者是中國人都聽得懂。」

如果您未曾聽過東方傳統樂器與西方管弦配樂大型合奏,一定要去欣賞神韻交響樂團。宋允鵬說:「我說再多也沒有用,一定要現場去聽。」

音樂教育家蘇顯達:只有神韻有這麼大的氣魄

神韻交響樂團此次將在台北、屏東、雲林、高雄、彰化、新竹、桃園、台中、嘉義、台南等十大城市巡迴演出,打破過去交響樂團只在台灣北、中、南三大城市演出的慣例,為全台樂迷提供更方便的現場聆聽機會。

台灣知名小提琴家、音樂教育家,現任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音樂學院院長蘇顯達說:「只有神韻有這麼大的氣魄。」

蘇顯達表示,二十世紀初期的音樂家就對東方樂器很感興趣,因為東方樂器充滿神秘色彩。但將傳統的東方樂器與西方管弦樂配器結合併不容易,他說:「要將這兩種樂器結合得和諧,實在是一個很大的考驗,考驗編曲者配器的功力。」

眾所周知,中國音樂注重情緒的表現,西方音樂則是重視整體音樂的合奏效果,重視配器與和聲效果,但神韻卻成功結合了東西方音樂兩者的特點。蘇顯達表示,很多所謂的融合是讓西方樂器蓋過東方樂器,或是東方樂器搶過其它樂器的風采,例如用了東方樂器嗩吶以後,其它樂器的聲音幾乎都聽不見了。但他說:「在我過去聽到的神韻演奏,這部分結合得相當好。」

蘇顯達認為神韻締造了一種音樂的可能性,他說:「音樂無國界,現代音樂家需要各式各樣的元素,我們身處在悠久的歷史下,結合這種方式,可以達到耳目一新的效果。神韻締造了一種可能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