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受澳洲各界質疑 悉尼「人體展」提前關閉

備受質疑的悉尼「真人屍體展」(看中國)

在悉尼摩爾公園展覽館進行了5個月的「真人屍體展」(Real Bodies The Exhibition),在澳洲主流媒體和社會各界的強烈質疑下,已於9月16日提前關閉。

「人體展」自今年4月在悉尼開展起,即備受爭議,引發了澳洲主流媒體、民間機構和團體的強烈反應,外界普遍認為這些展出的人體標本來源不明,不是自願捐贈的,要求政府插手調查並關閉屍體展。

各主流媒體紛紛關注報導

澳洲的澳新社、英國《太陽報》、《每日郵報》等都曾報導過,「人體展」涉嫌展出良心犯的遺體標本。衛報在2018年4月24日發表文章「呼籲關閉人體展,屍體來自死刑犯」;悉尼先驅晨報4月25日刊登的「呼籲禁止野蠻(crass)屍體展」中報導,一個由律師及悉尼大學學者組成的團體向聯邦政府提出關閉屍體展的請求。另有12位人權律師聯名寫信給前澳洲總理譚寶和新州健康廳長Brad Hazzard,表達了他們對屍體來源的質疑。該團體表示,有證據顯示「人體展」中的屍體來自中國的死刑犯及政治犯。

澳大利亞BBC在2018年4月26日報導的文章「屍體展在澳洲惹爭議」中提到:悉尼大學醫學院的Maria Fiatarone Singh教授告訴BBC,製作屍體標本的工廠所在地大連也引起人們的關注,因為那裡是處決被關押法輪功學員的中心要地。

民間組織和團體站出來抵制

澳洲人權律師協會、新州律師協會和醫學專家、學者及民間社會組織共同聯名,向新州州長Gladys Berejiklian發出了一封公開信,要求政府立即對悉尼「屍體展」進行調查。信中說:「可靠的證據表明,展覽的人體和器官可能來自於被處決的良心犯,其中包括法輪功學員和維吾爾人,這樣的人目前在中國關押了超過一百萬。」

「人體展」也引起了民間的關注和抵制。基督徒Grace夫婦,在網上得知「真人屍體展」將在悉尼展覽後,立即自發印刷「制止屍體展」的傳單,並在開展當天專程從南澳阿德萊德趕赴悉尼現場。在私立學校當老師的Grace先生利用學校放假假期,每天在展覽館外手舉展板抗議,每天晚上夫婦倆還在展覽館附近居民住宅區發放自製的「制止屍體展」傳單。Grace先生說:「屍體展是對人性的侮辱。我和許多人交流,有些人看了展覽,出來時泣不成聲,他們說不知道展覽原來是這樣的。」

Grace先生還表示,如果不制止「人體展」,不關注中國正在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和其他政治犯殺戮的罪行,那殺戮就會繼續。他們不但要讓這個展覽關閉,還要繼續關注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

失蹤者親人要求展方測DNA確認遺體

「人體展」關閉當天,澳洲反人體展協會(Australians Against Bodies Exhibit)等多個團體在「人體展」館外舉辦新聞發布會,敦促調查展出的人體標本的真實身份。

留美博士黃萬青專程從紐約趕赴悉尼,講述他弟弟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從2003年起已失蹤15年的悲慘遭遇。他表示:有可能在此「真人屍體展」中找到弟弟的遺體。因展方出示不了屍體來源的自願捐獻證明,他已經向澳洲警方報案,請求警方對展出的屍體進行DNA測試,以確認遺體身份。

黃萬青萬里尋親的消息被媒體報導不久,同是2003年失蹤的另一位法輪功學員曲善銘的妹妹曲小傑受到激勵,決定衝破恐懼,也鼓起勇氣說出曲善銘失蹤後,她們全家的痛苦煎熬,希望也能從美國趕赴悉尼,從「真人屍體展」中尋找是否有哥哥的遺體。

人權律師:屍體展是「活摘器官來源」又一佐證

國際著名人權律師、中國移植濫用國際聯盟(ETAC)的創始者之一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從加拿大專程趕赴悉尼的新聞發布會。他在發言中表示: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他在2006年做了這份報告,得出的結論是,中國正在殺害良心犯,殺害法輪功學員摘取器官,出售給以器官移植為目的的外國遊客及中國病人。這個屍體展是又一佐證,器官的來源也幾乎一樣,要麼來自警察局、監獄,要麼無從得知。他們確認,這些屍體來自大量關押良心犯的地方。展覽機構理當證明屍體來源的合法性,但他們沒有這樣做,這就是一個問題。

麥塔斯還表示,有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法輪功學員是人體塑化和器官的主要來源。塑化為虐殺無辜者的行徑留下了立即的、廣泛的、公開可見的證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