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不相信 實驗證明植物也有感情!

科學家們通過一系列實驗還證明植物也擁有感情。(plxabay)

很早以前科學家們就探明大約有400多種植物可以預報天氣狀況,十八世紀卡爾-林涅首次發明並設計了花鐘。最近幾年以來,科學家們通過一系列實驗還證明植物也擁有感情:它們喜歡人們善待它,憎惡人們滿嘴酒氣地去聞它,更有甚者,它們還擁有記憶、視覺和嗅覺,它們還能夠體察你的感情和思想並對其作出反應。

冰雪聰明的植物

1966年2月的一天,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測謊專家克里夫•巴克斯特偶然之下把測謊儀接到一株牛舌蘭的葉片上,並向它澆水。當水從根部徐徐上升時,他驚奇地發現:在電流計圖紙上,自動記錄筆不是向上,而是向下記下一大堆鋸齒形的圖形,這種曲線圖形與人在高興時感情激動的曲線圖形很相似!

當他準備進行一次威脅行動並在心中想像葉子燃燒的情景時,更奇妙的事情發生了:他還沒動手,圖紙上的示意圖就發生了變化,在表格上不停地向上掃瞄。隨後他取來火柴,剛剛劃著的一瞬間,記錄儀上再次出現了明顯的變化。燃燒的火柴還沒有接觸到植物,記錄儀的指針已劇烈地擺動,甚至記錄曲線都超出了記錄紙的邊緣。牛舌蘭出現了極強烈的恐懼表現。而當他假裝要燒植物的葉子時,圖紙上卻沒有這種反應。植物竟然還具有辨別人類真假意圖的能力!假裝的動作騙得了人卻騙不了植物。

巴克斯特的這一次偶然的發現或許是科學家探索植物情感的最早的一個實驗。

植物的超感能力

巴克斯特曾經設計過這樣一個試驗:他在3間房子裡各放一株植物和一種新設計的儀器,讓植物與儀器的電極相連,當著植物的面把活蹦亂跳的海蝦投入沸水中,並用精確到0.1s的記錄儀記下結果。然後他鎖上門,不允許任何人進入。第二天,他去看試驗結果,發現每當海蝦被投入沸水的六七秒鐘後,植物的活動曲線便急劇上升。根據這些,巴克斯特認為,海蝦死亡引起了植物的劇烈反應,這並不是一種偶然現象。幾乎可以肯定,植物之間能夠有交流,而且,植物和其他生物之間也能進行交流。

在美國耶魯大學,巴克斯特將一隻蜘蛛與植物置於同一屋內,觸動蜘蛛使其爬動。人們發現儀器記錄紙上出現了奇蹟——早在蜘蛛開始爬行前,植物便產生了反應。顯然,這表明了植物具有感知蜘蛛行動意圖的超感能力。

植物之間能夠有交流,植物和其他生物之間也能進行交流。(plxabay)

植物的超強記憶

為研究植物的記憶能力,巴克斯特設計了一個實驗:將2棵植物並排置於同一屋內,讓一名學生當著一株植物的面將另一株植物毀掉。然後他讓這名學生混在幾個學生中間,都穿一樣的服裝,並戴上面具,一個一個向活著的那株植物走去。當「毀壞者」走過去時,植物在儀器記錄紙上立刻留下極為強烈的信號指示,表露出對「毀壞者」的恐懼。類似驗證植物具有記憶力的實驗還有很多。例如,有人曾把測謊儀接在一盆仙人掌上,一個人把仙人掌連根拔起,扔在地上,然後再把仙人掌栽到盆裡。當那個人再次走近仙人掌時,測謊儀上的指針馬上抖動起來,顯示出仙人掌對這個人很害怕。

巴克斯特還發現,當植物在面臨極大危險時,會採取一種類似人類昏迷的自我保護方法。一天,一位加拿大心理學家去看巴克斯特的植物試驗,第一棵植物沒反應,第二棵,第三棵……前五棵都沒有反應,直到第六棵才有反應。巴克斯特問心理學家:你在工作中傷害過植物麼?他說:我有時把植物烘乾稱出它的質量作分析。看來植物遇到這位令他們感到恐懼的心理學家,便會讓自己暈倒來迴避死亡的痛苦。在這位老兄走了以後,這些植物又開始在巴克斯特的測謊儀上恢復了知覺。

植物非凡的辨別能力

經過研究,專家們還發現,植物具有非凡的辨別能力,能夠窺測人細微的心理活動,從而判斷人是否在說慌。紐約奧林奇堡的羅克蘭州立醫院試驗室主任、職業心理學家阿里斯蒂德•埃瑟和他的合作者紐瓦工學院的化學師道拉斯•迪安一起做了一次實驗。2位科學家將電極連在海芋屬植物上,然後問受試者一系列的問題,並告訴他,回答有些問題時可以不必說真話。但是植物卻在電流計的圖表上毫不困難地顯示出受試者的回答哪一些是謊話。

巴克斯特也對一位記者做過同樣的實驗,他要求這位記者在植物面前不管事實如何只做否定回答。巴克斯特開始詢問記者的生日,一連報出7個月份,其中一個與記者生日相符。儘管記者均予以否定,但當那個正確的日期說出口時,植物立刻作出明顯的信號反應。紐約若克蘭德州立醫院的醫學研究部主任阿里斯泰德•依塞博士重複過這個實驗:讓一名男子對一些問題給出錯誤的回答,結果他從小苗養大的那棵植物一點沒有包庇他,把錯誤回答都反應在了記錄紙上。

有的植物聽了某些音樂後,能以2倍的正常速度生長。(plxabay)

植物也會鑑賞音樂

20世紀60年代中期,英國的一位苗圃主做了一個試驗:讓水仙屬等春天開花的球根在秋天開花。結果發現,在一個溫室裡,由於助手總是用小型錄音機一邊聽流行音樂一邊工作,無意之中在那個溫室試驗的成功率明顯地比其他溫室高。

當時,人們就植物對各種聲音的反應進行了各種實驗。植物學家史密斯用玉米與大豆做實驗。在溫度、濕度相同的兩個育苗箱裡分別播上相同的種子。讓一個箱子24小時聽美國作曲家格甚文的《藍色狂想曲》,而在另一個箱子裡靜悄悄的、什麼聲音也沒有。結果是顯著的:讓聽曲子的種子發芽早、稈也粗、綠色也濃。史密斯還把聽音樂和不聽音樂的苗割下來秤,結果不管是玉米還是大豆,均是聽音樂的一方質量大。另外,加拿大渥太華大學的研究人員讓小麥種子聽頻率5千赫的高音,發現小麥苗成長加快。

1968年科羅拉多州丹佛的一名叫雷塔拉克的學生在兩塊地裡同時將玉米、紅蘿蔔、老鸛草和紫苣菜等混種,然後向一塊地播放從鋼琴錄下的大音階「喜」與「來」的錄音,每天12小時。3周後,不斷聽音階的一組除了紫苣菜外,皆枯死,其中有些像被強風吹倒似的,主幹朝遠離聲源的方向倒伏延伸;不聽音階的一組均正常地生長。

接著雷塔拉克與老師普洛曼一起進行研究,結果發現,植物最喜歡的是東方音樂,特別是印度的西它爾等絃樂器,有的植物聽了這些音樂後,能以2倍的正常速度生長。繼絃樂器之後是古典音樂,特別是巴赫、海頓那樣有人情味的音樂,這時植物會朝著聲源的方向生長。另外,除了打擊樂器外的爵士樂、民間音樂或鄉村和西部音樂好像對植物完全不產生影響。而搖滾樂是令植物討厭的,因為植物總是向遠離聲源的方向躲避,甚至引起發育異常。

此外,尤埃爾•斯坦恩納伊梅爾從物理學和生物學兩方面進行了考慮,他認為音樂的波動有助於製造細胞生長用的蛋白質,並對風味等產生影響。1993年他用西紅柿做了實驗,結果是27%的植株增高,結出的果實也大。但是有些西紅柿出現莖壞死現象,他認為這是音樂「播放過度」所致。

這類試驗還有很多,許多國家都有科學家都有進行植物情感研究的。古來就有「萬物有靈」一說,這些試驗正好可以作為這一觀點的驗證。

我們不能與植物有直觀的交流,但並不代表植物就不會洞察人類的心理。植物並沒有類似於動物的所謂神經系統,但植物能用人類無法認識的方式在感知這個世界。這些自然界的生產者們身上的未解之謎,可能比我們曾經預想的還要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