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女婺女須女 三星下凡結緣

織女婺女須女 三星下凡結緣

唐朝仕女(羊妹/大紀元)

唐朝有一位御史姚生,罷官以後住在蒲州東面的一座小城。他有一個兒子、兩個外甥,都長成了青年,卻頑劣不成才。

姚生的兒子比兩個外甥年齡稍大。姚生痛惜他們不學習,天天教誨責備,而他們照舊懶散遊蕩不肯改過。於是姚生就在條山之南,蓋上幾間茅屋,讓他們住在那裡,林壑重疊幽深,喧鬧塵俗之事打擾不到他們。指望他們禁絕外事,能專心鑽研學問。

將要打發他們移居時,姚生警告他們說:「我每個季度考一次你們的才能,如果學習沒有長進,一定打你們,你們勤勉努力吧!」

三人來到山中,兩個小的連書本也不打開,只是把砍砍樹皮、塗塗屋頂當正經事幹。住了幾個月,那個大的對兩個表弟說:「考試的期限到了,你們還不看書,我都替你們害怕。」兩個小的也沒在乎,大的倒是讀書很勤奮。

有一天晚上,他半夜在燈燭前,伏在几案上翻閱書卷的時候,忽然覺得身上穿的皮衣後襟被拉扯著,襟和領漸漸往下脫落。他也不覺得奇怪,慢慢拉過來又穿上了。不一會兒,又是這樣。

如此多次,他才回頭去看看,發現一隻小豬在他的皮衣上趴著。小豬毛色潔白,光潤如玉一般。他就用壓書的界方去打它,小豬驚叫一聲就跑了。他急忙喊叫那兩個小的拿著燈燭在堂中搜尋。可是,門窗很嚴密,查看四周也沒有縫隙,卻不知道小豬哪兒去了。

第二天,有個僕人打扮的人來到門前,他躍下馬把笏板插在腰帶上敲了敲門,進入室內,對三個人說:「夫人向三位公子問訊:昨天晚上小兒無知,誤入您的衣服,很覺得慚愧。然而您把他打得過分,使他受傷了。不過現在已經平復了,您們不要為此事憂慮。」

三個人都用謙遜的言詞向他道歉。那人走後,三人互相看了看,誰也猜不透其中緣故。

隔了一會兒,剛才來的那個騎馬的僕人又來了,同時還抱著受傷的小孩,連同奶媽子、保姆幾個人,所穿的衣服都是綾羅綢緞,其精美華麗不是尋常能見到的。

他們又傳達夫人的話說:「小兒無恙,所以把他抱來給你們看看。」他們三人走近一看,那小孩自眉頭到鼻端,像紅線似的有一道傷痕,是界方的棱打上去的痕跡。三個人更加恐慌了,使者及乳母、保姆都用好語安慰他們。又說:「待一會兒夫人親自來。」說完就走了。

三個人全都想要偷偷逃走去躲避一下,驚慌遲疑,一時沒有決定下來。

這時,有奴僕宮監幾十人飛奔而至,上前放下屏風帷帳,鋪設草墊蘆席,光彩鮮明,香氣特異。頃刻又看到一輛油壁車,青色的牛拉著朱紅色的車,卻是疾速如風。前前後後伴隨著幾百匹寶馬,有的在前引導,有的在後邊跟隨,都到了三人住處門口下了車。

車上的人原來就是夫人。三個年輕人急忙快步走出參拜,夫人微笑著說:「沒料到小兒到這裡來玩,昨天被您所傷,也不太嚴重,恐怕為您增憂,所以來慰問你們。」

夫人的年紀大約有三十多歲,風姿嫻雅端肅,一舉一動很像神仙,也不知是什麼人。

夫人問三個年輕人:「你們有沒有媳婦啊?」三個人都回答沒有。夫人說:「我有三個女兒,姿容很美,德性又賢淑,可以匹配三位君子。」

三人下拜道謝。夫人就留下來,為三個年輕人各創設一所院落,彈指之間,錯落有致,先後都安排好了。

仙女下凡

第二天,裝飾著篷帳的車子來到了,賓客隨從都明耀豔麗,非同凡族,三個年輕人的親戚鄰人中也沒得見。車馬服飾光芒閃耀,流動的光輝照亮大地,香氣溢滿整個山谷。

這時,有三個女子走下車來,年齡都在十七八歲上下。夫人領著三個女兒登上殿堂,又請三位年輕人就座。美酒佳肴珍奇之物,豐足盛多,都不是平時世上所有,而且多數都是從未見過的珍奇美味,這一切對三位年輕人來說宛如夢中。

夫人指著三個女郎說:「我把她們分別許配給你們。」三位年輕人趕忙離席下拜道謝。又有陪送的女子幾十人,都像神仙似的。當天晚上舉行婚禮,夫人對三位年輕人說:「人們最重視的東西是生命,最想得到的東西是富貴。只要你們一百天之內不向外人泄露此事,你們就會長生度世、位極人臣。」

三個年輕人又下拜道謝,只是因為自己愚昧與人家相比格格不入,而感到憂愁。夫人說:「你們不要憂愁,這事容易。」於是令主管人間之事的人前來,讓他召請孔宣父。

一會兒,孔子戴冠佩劍到來。夫人走到台階前,孔子很恭敬地參見。夫人端然站立,稍微慰問他幾句,然後對他說:「我的三個女婿想讀書學習,你好好引導他們。」

孔子就命三位年輕人坐好,指點《詩經》、《尚書》、《禮記》、《易經》和《春秋》等六經篇目給他們看。這三個人全都清清楚楚地理解領悟了,大義也全都精通了,全都像是從前學習過似的。

不久,孔子告辭離去。夫人又命周尚父,把九天玄女的兵、符、玉、六壬、遁甲等祕訣指點給他們,三個人又完完整整地全學會了。再坐下與他們談話時,他們就都達到了文武全才,學到天人的地步了。三個人互相看了看,自己也覺得風度怡曠,精神開爽,全擁有將相的才能了。

其後姚生派家僮去給他們送糧,到這一看,大吃了一驚就走了。姚生訊問其中的緣故,僕人就把那裡雕樑畫棟的屋宇、豔麗的人物等等這些情況,詳詳細細地回覆一遍。姚生驚異地對他親近的人說:「這一定是山鬼迷惑了他們。」就趕快召回三個年輕人。

三人將要走的時候,夫人告誡他們說:「千萬不要泄露,縱使棍棒交加,也不要說出這裡的祕密。」

三位年輕人到家了,姚生也為他們神氣秀發、應對嫻雅而驚訝。姚生說:「你們三人突然這樣,都有鬼物附體。」苦苦追問其中緣故,三個人都不說。

於是姚生就用鞭子抽打他們,打到幾十下,他們忍不住疼痛,就說出全部事情的來龍去脈,姚生就把他們軟禁在別的地方。

姚生設館一向接納一位大學者,就把這個大學者召來跟他說了。大學者驚奇地說:「太不一般!太不一般了!您哪能責罰三位年輕人呢?剛才假使三子不泄露那些事情,就一定成為公侯將相而貴極人臣。如今泄露了,大概也是命裡註定了吧!」

姚生問他其中的緣故,他說:「我夜觀天象,看到織女、婺女、須女三星全都無光,是三女星下凡降到了人間,將給三個年輕人帶來福分。如今泄露了天機,三位年輕人如免禍就很幸運了!」

那天夜裡,大學者導引姚生觀看三星,三星無光。姚生就放出三個孩子,打發他們回到山裡去。

他們到了,三個女子卻像不認識他們似地疏遠他們。夫人責備他們說:「你們不聽我的話,既然泄露了天機,就當從此訣別。」於是拿湯水給三位年輕人喝。喝完以後,他們就像過去一樣糊塗愚昧,一無所知。

大學者對姚生說:「三個女星還在人間,離此地也不遠。」他還祕密地對親近的人說三星所在之處,推測說,大約在河東張嘉真家。後來,張家三代人都做了將相。@*#

資料來源:《神仙感遇傳》

──轉自《大紀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