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穿什麼鞋 就是什麼樣的人(圖)

女人穿什麼鞋,就是什麼樣的人。(plxabay)

如果穿著高跟鞋走累了,那麼就脫下高跟鞋,放棄對那7公分的執念;如果穿著平跟鞋走得迷了路,那麼就換上高跟鞋,去學著為自己的人生拚搏一次。

小女孩開始,就嚮往高跟鞋。背著大人偷偷地穿,小人穿大鞋,踩上去就像擁有了和媽媽一樣的女人味兒——高貴、優雅。

有人說,女人的夢想,就是從想擁有一雙專屬自己的高跟鞋開始的。一雙鞋,不止是一雙鞋。高跟鞋更像是女人的戰靴,能穿上高跟鞋的那一天,就意味著你能走得更遠。

高跟鞋女人,是驕傲的,也是自信的代表。

《紅樓夢》裡,女人都是水做的。她們的性情如水,溫暖又柔軟。高跟鞋女人的性情也柔軟,但表現出來的卻是堅毅。高跟鞋給了她們疼痛和束縛,也同樣給了她們自信和屬於她們的魅力。

我們看到這樣的女人,往往都很堅強。踏著高跟鞋,一步一步走路帶風。雖然最初,她們穿這樣的鞋也痛也難熬,但熬過之後,才走得更平穩、更自信。

高跟鞋女人,是不服輸的一類女人。她們習慣了奔波和拚搏。你若是問她,累不累,苦不苦?她不會輕易地將苦和累兩個字說出口。

既然選擇了要自立,選擇要自己扛。不想比別人差、不想比別人弱,就沒理由喊累、喊苦、喊痛。

所以,高跟鞋女人始終把自己強勢的一面給別人看。她們拚命去證明自己,拚命去得到社會的認同。

高跟鞋女人也是女人,也有眼含淚花的時候。只是,習慣了逞強,習慣了隱忍,習慣了把最好的一面讓人看見。不好的一面,獨自消化,委屈也化作了堅強。

有些女人鍾愛穿平跟鞋,要得就是這般的舒適。一腳一腳,走得波瀾不驚。

普普通通的鞋,驚豔感全無。穿上它卻不會注意到它,時常還會忽略它。它不像高跟鞋,給你帶來不一般的優雅和驕傲。但平跟鞋有它自己的味道——安全感。

如果說高跟鞋女人是一朵嬌豔的玫瑰,帶刺卻美麗。那平跟鞋女人就是一朵靜默的山茶花,含蓄卻別有風味。

她們不慣去招惹荊棘,只想安安靜靜、平平穩穩地走一段路。不爭不搶、不愛出風頭。平跟鞋女人也有自己的追求,只要過得舒適、自在,也就沒有其他什麼要求了。

平跟鞋女人,是很淡然的一類女人。她們只希望過得舒坦,並不要去追逐什麼大夢想。即便只是一日三餐、三兩好友、一位愛人,就已經讓她們很滿足了。

平跟鞋女人,容易知足。幸福說是不易,但其實認真去體會的話,幸福也無處不在。平跟鞋女人恰恰最能找到這樣的小幸福,沉浸其中,享受其中。

她們就是最平凡的那些小女人,委屈會說,難過會哭,開心就笑。可這樣的小女人,卻惹人憐惹人愛。

張愛玲說,每個男人心中都有兩種女人,紅玫瑰和白玫瑰。

一個嬌豔似硃砂,一個清純如月光。一個驕傲自信,一個平淡喜人。

紅的,就似這高跟鞋女人;白的,就似這平跟鞋女人。選擇了這一朵就還會顧念另一朵,朵朵有她們自己的美。

平跟鞋給的安全感,高跟鞋給不了;高跟鞋給的驚豔感,平跟鞋也達不到。只是有一點張愛玲說得並不全對。

選擇紅玫瑰或者白玫瑰,不是男人的選擇,而是女人自己的選擇。

她們可以選擇做高跟鞋女人,去為自己拼為自己堅強。

也可以選擇做個平跟鞋女人,讓身邊人疼惜關愛。

世上的女人,需要高跟鞋女人的豔麗,也需要平跟鞋女人的樸實。

你是哪一種女人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到適合自己腳的鞋子。

無論是高跟還是平跟,你穿著舒適了,那才是最好的鞋。

你呢,你是喜歡高跟鞋還是平跟鞋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