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博士後:《轉法輪》講的是真的

生化博士後:《轉法輪》講的是真的

陳力,中國大陸的80後青年,是一位博士後科學家,目前任職於美國排名前十位的醫院。(視頻截圖)

陳力,這名來自中國大陸的80後青年,是一位博士後科學家,目前任職於美國排名前十位的醫院。他於201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雖然至今只有短短幾年時間,但他多次親身感受到修煉的玄妙。今天的系列報導來看陳力的故事。

陳力,生物化學博士後科學家,目前任職於美國西達-賽奈醫療中心(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r),專攻食管腺癌(Esophageal Adenocarcinoma )基因病變研究。

2014年,在英國攻讀博士學位時,陳力在一次偶然機會看到《新唐人》節目後,就開始在網上尋找法輪功的有關書籍。

生化博士後科學家陳力:「剛看的時候還有點害怕,因為,你懂的⋯⋯後來看完(《轉法輪》)就不害怕了。」

生化博士後:《轉法輪》講的是真的

法輪功寶書:《轉法輪》(視頻截圖)

陳力一開始的擔心,起源於中共的污衊宣傳。而他與法輪功的緣份,也始於1999年。那一年,正值江澤民集團下令鎮壓法輪功。整個中國大地的上空,響徹著中共攻擊和抹黑法輪功的宣傳聲。雖然了解不深,但讓陳力印象深刻的是,中共的宣傳有極不合常理的地方。

再度接觸大法,已是十年之後。2009年陳力在英國求學期間,偶遇劍橋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但匆忙間沒來得及詳細了解。與大法這一別,再接緣,已是五年之後了。

在拜讀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後,陳力不再害怕。

而作為一名現代教育體系培養出來的科學家,佛法修煉過程中的真實體驗,讓陳力確信:《轉法輪》裡講的,都是真的!

陳力:「因為我小時候天目開過嘛,尤其是講到《轉法輪》第二講,師父說,額頭中間的肉會往起聚啊,往裡頂啊,當時我(額頭部位)那個皮層就有感覺。」

生化博士後:《轉法輪》講的是真的

《轉法輪》第二講(視頻截圖)

陳力幼時家住江浙一帶,晚上他常能看到屋頂上的人影,但家人都看不見。這種無法解釋的現象,一直縈繞在陳力心中。直至讀到《轉法輪》中有關「天目」的講法時,他才豁然開朗。

而曾在多個實驗室做過多種研究的陳力,常常感慨人類為什麼會有如此多種疾病?各國政府花費鉅資,醫院裡的病人卻越來越多。隨著研究的深入,他發現每一項研究都好像做不到頭,探索不到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疑難雜症的真正起因。

陳力:「(比如)基因突變是隨機的嘛,但是那為什麼那幾個位點突變了,然後就會得那幾個癌症了?這是比較奇怪的一件事情,但是沒有人去想。得了大法以後我就知道,其實是那個地方趴著一個靈體,它在那邊作怪。」

經歷過《轉法輪》裡講的,師父會給真修弟子清理身體的過程後,陳力得法前常患的重感冒和膝蓋痛,沒有用藥,卻都徹底好了。

重要的是,他說修煉讓他學會內省自己,認真修正自身的不足。

陳力:「師父在《轉法輪》裡面講過,有一個廠的工人把之前拿回家的東西都往回拿,所以我也把那些(從實驗室拿回家的)東西整理整理,全都拿回去了,也不愛貪小便宜了吧。因為人不失不得嘛!」

奇妙的是,有一段時期,陳力每次學到《轉法輪》裡有關「提高心性」的講法時,現實中都會遇到考驗他的心性關。

陳力:「在美國做科研的中國人比較多。剛來的時候一個同事就比較針對我,說我壞話啊,我也沒有⋯⋯照中國人的話,可能就會跟他爭啊,鬥啊,這樣子,我也沒有跟他去鬥啊。那就像(《轉法輪》)書中說的那樣,領導也對我有意見啦!然後我也沒說什麼,就做好自己的工作吧。」

不爭辯、踏實做事的陳力,逐漸得到了同事與老闆的信任。

而身心在大法中得到淨化,他的科研進展也突飛猛進。

2015年,陳力受邀到著名的冷泉港實驗室(The Cold Spring Harbor Laboratory,縮寫CSHL)發表科研成果。

陳力:「到現在的話,就是有很多很重要的實驗,很難的實驗,別人做不出來的,我都做出來了,基本上實驗室就我一個人能做吧,穩定的發揮。」

生化博士後:《轉法輪》講的是真的

(視頻截圖)

面對李洪志師父的救度之恩,陳力心裡有的,只是無盡的感恩。

陳力:「就是謝謝師父!不管還有多久,弟子都會跟著您,一起該做什麼做什麼!」

穿上黃色洪法衣,拉起橫幅,向路人遞上一份份法輪大法的真相資料,或在燭光悼念中,緬懷遭中共迫害失去生命的法輪功學員⋯⋯在多個場合,都能看到陳力忙碌的身影。他也堅持不懈的向醫學研究單位講述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

他的心願是,更多的民眾能了解法輪大法的美好,了解中共迫害的殘酷,同時希望大家都能分清善惡,不被中共嚇倒,更不要被它迷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