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調查錄音:中國器官移植速度驚人 來源有黑洞(視頻)

中共宣稱,自2015年起不再使用死囚器官做移植,而完全改用公民自願捐獻,4年來移植手術數量逐年上升。而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最新調查拿到重要證據,證實中共仍在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來看報道。

武警總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主任醫師 王建立:「喂?」
調查員:「你是器官移植研究所的王建立主任吧?」
王建立:「是。」
調查員:「你好,我這個電話是從四川……。」

「追查國際」組織主席 汪志遠:「我們這次調查,是以四川省政法委維穩辦副主任的身份去調查的。」

調查員:「你看要是到你那兒來呢,大概什麼時候可以安排手術?」
王建立:「手術時間不確定,但是我們這兒器官挺多的。」
調查員:「器官挺多的?」
王建立:「對。」
調查員:「大概你看一兩個星期能不能安排?」
王建立:「差不多吧。」

追查國際組織,從10月19日到12月2日,對大陸11個省市共12家醫院,進行電話暗訪取證。

調查員以省級610辦公室官員的身份,詢問各家醫院,等待器官移植供體的時間。

汪志遠:「普遍一至兩週,最多個把月。」

調查員:「如果做的話,你看多長時間可以安排手術?」
上海仁濟醫院肝移植中心主任 杭化蓮:「你明天過來找我,我爭取一個禮拜之內把他搞定。」
北京朝陽醫院肝移植主任 朗韌:「沒有意外的話,估計兩三週吧,差不多。」

對比美國,美國有1.2億人登記捐獻器官,等一個肝腎供體,平均要等2—3年。

而中國截至2018年只有30萬人登記捐獻,等待肝腎供體卻只要幾周,意味着中國存在一個龐大的地下器官供體庫。

汪志遠:這次17個電話,有11個人直接承認了用法輪功學員器官。其他人都沒有矢口否認,都是默認。

調查員:「那個供體,你們現在就是那個法輪功的那種正常狀態的供體嗎?對吧?」
杭化蓮:「對。那肯定的。」

調查員:「那個供體,就是法輪功的那種正常的健康的供體,對吧?」
朗韌:「對,對,沒錯,您說的很對。」

追查國際組織,這次還邀請2名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的時政評論員,全程旁觀調查過程。

夏小強:「他們(醫生)把調查員當成了客戶,他們當時是非常放鬆的,肆無忌憚的,就是那種『我們有大量器官來源,你們就來吧』。當問到是不是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時候,他們那種……真是毫不在意,他們沒有把這一個生命當作人。」

唐靖遠:「當你親身聽到,對方在談論一個可以說是非常邪惡的事情,說的、做的、看待的就像他的日常工作一樣。他只有在經歷過一個非常長的時間,已經做了不知道多少,這個人,這個機構,這個整個運行的體系,他都已經進入一種麻木狀態。你感覺不到他有任何愧疚,或者是沒有任何的,覺得這個有什麼不妥。」

汪志遠:「他們是這個行業的帶頭人,意味着他們很瞭解情況,而且問這樣嚴肅的話題,他不應該隨便亂說的。」

追查國際從2006年至今,發表了300多個調查錄音,其中有20多家醫院的醫師承認,曾使用由司法系統提供的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遍佈中國約20個省。

調查員:那你的同學有沒有跟你說過,他們做的都是這種法輪功的,是不是啊?
廣西民族醫院醫生 盧國平:有些是法輪功的,有些是家屬捐獻的。
調查員:喔。那現在就是說,我想找這種,給我的孩子找這種法輪功的,你估計他能幫我找到嗎?
盧醫生:肯定能夠找得到。
調查員:法輪功供體是男的還是女的?
盧醫生:男女都有。他會根據你的配型來選。
調查員:他年齡多大?
盧醫生:一般都在30歲左右。
調查員:像你們都要到監獄去挑選是嗎?
盧醫生:肯定會挑選。

如今12年過去,中共仍在持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觀察人士呼籲國際社會,聚焦中共反人類罪行。

唐靖遠:「我覺得國際社會現在應該用最快的時間來正視這件事情,國際社會必須要建立起這樣的一個機制,來阻止中共。」

夏小強:「我呼籲所有的在西方的,需要做器官移植手術的病人,不要到中國去做器官移植手術,因爲這樣就是間接的在幫助中共殺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