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目驚心!大批豪華活人墓秘藏深山

觸目驚心!大批豪華活人墓秘藏深山

陸媒揭露,各地偷偷興建豪華墓、活人墓的現象也普遍存在。(微博圖片)

中國多地毀林削山私建別墅、莊園的案件接連曝光之際,陸媒揭露,各地偷偷興建豪華墓、活人墓的現象,也普遍存在,這些墳墓分布當地的深山密林之間。

中共黨媒3月29日消息,在中國福建福清市城頭鎮溪邊村對面的一座山上,100多座已建成的墳墓分布在山林之間。

在山頂,幾名工人正在建造一座活人大墓,該墓毀林面積近100平方米,共有10個墓穴,墓地周圍的樹木橫七豎八,倒伏在黃土上。

而這類大興土木偷建豪華墓、活人墓的現象,在福州長樂、福清、連江等地普遍存在,並向偏遠山區、庫區轉移,環境破壞程度觸目驚心。

其中長樂區江田鎮南陽山一帶是豪華墓、活人墓密集區。

在江田鎮南陽山近村及沿路的山體上,散落零星新建墳墓,山腳下昔日建成的豪華墓大部分用樹枝或編織袋掩蓋。臨近山頂,道路兩側墳墓逐漸增多。

海拔300多米的山頂區域,100多座新建墳墓密密麻麻覆蓋了整片山體,其中不少是佔地100平方米以上的活人大墓,原本樹木蔥鬱的秀美山脈滿目瘡痍。

據悉,江田鎮境內的三溪水庫湖泊面積55萬多平方米,屬一級水源保護區。水庫四周的山上分布數百座墳墓,水庫中的一些小島也密布墳墓。

在南陽山上的向陽水庫同樣是一級水源保護區。水庫路邊標語牌上寫着「保護水源、禁止亂建墳墓、保護秀美山川」等宣傳語。 但在宣傳牌背後的山上,有數座新建墳墓,林木被毀,在庫區附近堆積大量黃土、砂石,直接被雨水衝進水庫。

根據中共的《殯葬管理條例》規定,個人或單位未經批准不得擅自興建殯葬設施。 此外,興建墳墓砍伐林木,毀林挖山,違反了森林法、環境保護法等相關規定。

那麼為什麼還有人敢頂風違法建設?福清市龍田鎮有村民表示,不少人偷建、搶建。花上百萬元人民幣建大墓的不少。在福州沿海農村地區,不少人信風水,修建墳墓講究背山面水,山清水秀之地往往成為違建修墓的重災區。

長樂區南陽村一位村民說,他的家族以前建了一個佔地400多平方米的活人大墓,後來鎮裡來人讓其整治,他買了一些樹木種植在墓地周圍就算過關了。

不少網民質疑,村民能有上百萬元的資金建大墓嗎?村民敢於違法毀林削山私建活人墓?有評論認為,在中共嚴管之下,黨媒聲稱村民敢於頂風違建墓地,肯定有背後不為人知的原因,只是報導中沒有提,也不敢提。

網曝湖南衡南縣官員的豪華墓地,雕龍刻鳳堪比皇陵。 (網絡圖片)

百萬元「豪華墓」多地常見

事實上,花費數百萬元的「豪華墓」多地都很常見,有的是官員用貪腐款項所購買,有的是富人所購買。

早在2007年,媒體就曾曝光,在湖南瀏陽市淳口鎮,有1000多座「活人墓」,有的人才30多歲,就在修活人墓,還互相比較,越修越高檔。

2010年,安徽安慶市大龍山一帶成為「青山白化」的重災區也被曝光,「活人墓」賣價高達數十萬元,堪比一套商品房的價格。

山西太原一家公墓價值36萬元的「庭院式墓地」,被指是山西省某廳級單位官員家的。

2015年1月,南京市原市長季建業,被控曾以低於市場價50多萬元的價格,購買佔地面積為150多平方米的某公墓墓穴用地。

四川省古藺村村民黎起群向大紀元哭訴:「我們活人都沒有地方住,他們的死人比活人住的還要豪華、還要好,太張揚了,我們反對這種死人住幾百萬的地方,我們老百姓連幾萬塊錢的住處都沒有。」

古藺村幾百戶村民的房屋12年前被強拆,土地被強征,上訪沒有人管,政府不作為,還把上訪村民打死打傷。流落在外的村民仍沒有得到可以回家的消息。

旅居美國的民主黨派人士付申奇分析說:中共治下有許多奇怪的甚至可以說是畸形的社會現象,其中一個現象就是平民居無定所,但是對許多富人來說,那個墓地都是一個豪華建築。

他說,這種現象是整個社會兩極分化、貧富不均的體現。由於中共實行的是一個權力資本,以權力為基礎的資本運作,導致整個社會不平等,如果中共體制不改變,這些現象的改變是根本不可能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