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病痛如獲新生 最後一名當老師的故事

楊至巧學煉法輪功擺脫病痛,找到幸福健康的人生。(圖片來源:明慧網)

「眼睛是靈魂之窗」,我們透過明亮清澈的眼睛來看色彩豐富的世界,山川河流、藍天白雲、人文歷史……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然而,一位臺灣女孩楊至巧的人生卻是灰濛濛的「視界」。

體弱多病 班上的最後一名

國小的時候,老師教大家分辨5塊錢和10塊錢,可是這麼簡單的判斷至巧卻分不出來,而上體育課要拍球她也拍不到,這時候,父母才發現她有弱視的問題。

剛開始到眼科矯正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回事,醫生竟然把她的左右鏡片配反了,結果足足有半年的時間,只要一戴上眼鏡,至巧就頭暈目眩,不斷的哭泣,直到後來重驗度數才發現這個離譜的錯誤,但是她的視力矯正機會卻被延誤了。

至巧幼小的心靈因為視力不佳被徹底打擊,她緩緩道出心裡的傷疤:「可能因為這樣的關係,從小就很沒有安全感,在課業上也總是班上最後一名。那時我不敢站在教室講台上,不敢和朋友聊天說出自己的想法,甚至不敢和同學一起寫作業,因為每一題我都不會。我還記得當時班上第一名同學的媽媽,抱著她的小孩對我說,如果我小孩跟你一樣笨,我一定打死他!」

這句話多麼令人難堪!儘管似懂非懂,但對一個脆弱的孩子來說卻已深深烙印在心底,成為磨滅不了的痛苦記憶。

「我一直想要表現好,想讓大家知道我也是一個亮眼的孩子,但不管怎麼努力,得到的成果都是不好的。」

無語問天 人生為何這麼苦?

一個不快樂的,被否定、被壓抑的孩子怎麼會擁有強健的體魄呢?恐懼、壓力在體內不斷沉澱、累積,也自然反應到身體狀況上來。

小學時的下午,弱不經風的至巧就時常躺在教室休息。上了國中,健康不但沒有改善,頭痛更是家常便飯,經常一睡醒,頭就痛到完全沒辦法動,腦袋裡總感覺有一堆水晃來晃去。甚至一遇到月經來的時候,就會腹痛到下不了床。

最嚴重的那次竟落在她參加大學考試的第一天!記得當天剛睜開眼睛,至巧就頭痛欲裂,那疼痛來勢洶洶,完全沒有辦法思考問題,胃部也不停翻攪,只要移動一下都非常困難。

她的意志力數度幾近崩潰,好幾次覺得自己撐不下去了,無語問蒼天:人生為甚麼這麼痛苦?

媽媽心疼她,也忍不住勸她不要再考了,回家去吧!但是至巧不甘心向命運妥協,她擦乾眼淚,覺得無論如何一定要寫完那份考卷,繼續升學。

煉法輪功 十多年宿疾消失

2008年,至巧終於拖著虛弱不堪的身體考上私立科技大學,她在心中不斷反覆問著老天爺:難道未來的每一年我都要這樣苟延殘喘的活下去嗎?我要的並不多,我只想和大家一樣健康正常的活著啊!

此時,至巧的生命有了轉機,「我母親因為子宮肌瘤的關係,有兩、三年的時間每天肚子痛到站不直,連醫生也不建議開刀,只能定期追蹤。然而在她學煉法輪功半年後,情況完全改善,再也不用去醫院了。看到母親的改變,我決定和母親一起煉法輪功。」

於是,至巧開始在每天放學以後練習打坐,並且閱讀法輪功的書籍《轉法輪》,任誰也想不到,僅僅兩、三個月的時間,困擾她十多年的宿疾竟然完全消失,令她如獲新生。

「以前一睡醒就要擔心頭痛來襲,連搭公車都很害怕車子顛簸時帶來的劇烈疼痛,但現在都不會了,搭公車上學變成很快樂的事情,因為我終於可以和正常人一樣,那種無病一身輕的感受真是太美好了!」

擺脫病痛 擁有健康的人生

至巧珍惜得之不易的健康,她一直到這時候才不被頭痛所困擾,能夠真正靜下心來好好讀書。就在第二年,她插班大學,考上了臺中教育大學。

同學們聽到以後十分詫異,因為他們知道至巧的學習狀況非常差,同學們甚至開玩笑說:想不到我們班上的最後一名竟然要去當老師了。

大學畢業後,至巧花了很多心力準備教師甄試,於第二年順利考上公立幼兒園教師。現在的她不只身體健康,能因應繁重的教學工作,更是一位盡力照顧學生,能站在家長角度為對方設想,與家長進行良好親師合作的好老師。

她真誠的說,感謝法輪功賦予她全新的生命,讓她擺脫病痛,擁有真正幸福健康的人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