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舉動可以改變世界

電影《求救信》(The Letter From Masanjia)被丹麥電影學院邀請,在屬下專業影院上映。

在色情、暴力泛濫的當下影視大環境下,2019年9月12日至21日,一部與眾不同的電影《求救信》(The Letter From Masanjia)被丹麥電影學院邀請,在屬下專業影院上映。這部紀錄片讓我看到了一位活生生的在現實中從馬三家勞教所走出來的中年男子——孫毅。

如果單從螢幕上他清雋而堅定的面龐,你看不出他曾遭受那樣的酷刑和遭遇,正如影片中那位良心發現的警察豎起大拇指並描述的一樣:他是真漢子。比他壯多少倍的漢子經受不了的,他挺過來了。他不偷不搶,沒有幹壞事兒,就因為他有個信仰。

孫毅遭到的是一種像“五馬分屍”般的抻刑和“吊掛”,人家10多分鐘都挺不過去的,他遭受了五天五夜…….

2014年12月,曾任《紐約時報》特約記者的杜斌在香港出版了《馬三家咆哮──從東半球到西半球的墓志銘》,也記錄了這位匿名寫信人在馬三家勞教所的經歷。書中寫道:“他說,他是‘在馬三家期間受酷刑折磨最嚴重的人之一’。”

孫毅也曾向人們述說過,信仰帶給他的力量,讓他內心變得無比強大:“我就是靠著這個信念闖過了馬三家所有的酷刑關”。

一個小舉動可以改變世界

經丹麥電影學院的邀請,加拿大導演李雲翔(Leon Lee)參加了9月14日的放映討論會,在45分鐘的回答觀眾問題過程中,內斂的北歐人也無法掩飾這部紀實片對他們內心的震撼!

據導演現場介紹,孫毅前前後後共發出了20封信,他不知道其它19封落到了誰手中,但是就這一封被美國42歲的女子朱莉·基思(Julie Keith)發現,並將求救信照片放上臉書之後,這一小小的舉動,改變了周遭的世界。

隨後,俄勒岡當地報紙做了頭版報導,美國聯邦移民和海關執法局(ICE)下屬的國土安全部門開始啟動調查。此事引起了《紐約時報》和美國有線電視網(CNN)等媒體的強烈關註。

據《俄勒岡人》2012年12月23日的報導,當年的一個夜晚,當朱莉女兒說想要辦一個以萬聖節為主題的五歲生日派對時,朱莉記起了她放在閣樓上的那套萬聖節墓碑飾品。那是之前她從超市連鎖店凱馬特那裏買來的。當朱莉在客廳打開盒子時,一張紙條掉了出來。

“在這裏工作的人們不得不一天工作15個小時,沒有周六周日休息和任何節假日。否則,他們就將遭到酷刑、毆打和粗暴的話語……”

信上以英文寫著:“如果您偶然購買了這個產品,請幫忙轉送這封信給世界人權組織。這裏處在中共政府迫害之下的數千人將永遠感謝並記住您……”

從中國到美國俄勒岡州,相距8000公裏,卻因為這封求救信的浮出水面,而引發了西方主流民眾對馬三家的認識,對自由、信仰和人性等的重新定位和思量。

策展人:中國的一個黑暗角落

邀請此片的丹麥電影學院影院的策展人Rasmus Brendstrup在接受我的采訪中介紹:“我是一年多前經人推薦看的這部電影,從我多年觀片的經驗,我馬上意識到這是部超棒的紀錄片。因為首先,它非常真實的講述了一個具體的人物因為堅守自己的信仰而遭遇地獄般的對待,他的自由被剝奪,家庭受到牽連,妻子迫於形勢而離婚,等等等等,非常生動的為我們呈現了一個有血有肉的主人翁;然後,這部電影在映射中國——這個世界目前都在關註的超級大國的真實社會狀況上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給我們呈現了許多現實中的場景,讓我們看到中共宣揚之外的另外一個角落。而且,也給我們呈現了中共政權是如何統治的一個縮影;中國文化和中國人的氣質也通過畫面、場景展現出來。

此外,中共政權的那種絕對控制也引發我們這些西方人的思考,特別是在目前這種大的國際環境背景下,比如香港民眾抗議如火如荼;假新聞充斥著全球;以及各種各樣的洗腦方式,比如媒體對當代人的意識形態控制,等等等等,這些都是我要把這部電影請到丹麥來的原因。

丹麥還有很多民眾對電影的大背景不了解,比如法輪功為什麼在中國會遭到如此殘忍的迫害和壓制,等等方面的問題,使我一定要請導演島現場來回答。”

策展人還說:“我深深的被這部電影打動,同時很詫異這麼好的一部紀實中國縮影的影片為什麼重來沒被邀請來丹麥,後來我聽說很多電影節不敢上映,是因為遭到中共政府方面的壓力。”

丹麥媒體給予最高評價

一向嚴格的丹麥影視評論界在對這部電影的評價上出奇的一致,《政治報》給了5星,丹麥電影學院的業內專家給了5星,電影評論網頁moovy.dk給了6星的滿分,其它主流大媒體都是5至6星,這在丹麥媒體鮮有共同給一部電影評價如此之高的背景下,不能不說是個令人振奮的奇跡。

“堅守你的信仰,《求救信》為我們講述了一個中國男人被非人道勞改的故事。”這是電影評論網頁moovy.dk的評論家Mikkel Abel所寫的長長的影評的引語。

他在文章中寫道:“中國共產黨政權正在監視孫毅最細微的動向,即家庭搜查和嚴格的旅行條件。作為法輪功的實踐者,孫毅被視為這個政權的敵人。法輪功在整個20世紀90年代開始流行,實踐人性和誠實,孫毅和其他7000萬至1億修煉者的信仰被中共領導層視為極大的危險,因此被汙蔑宣傳,洗腦和關押進勞改營。孫毅陷入了最糟糕的境地———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改營。他在這裏開始多年的日常折磨,19個小時的工作日和無薪。

通過孫毅自己畫的精美的動畫,描繪了這位前囚犯在馬三家內部的可怕記憶。隱藏的鏡頭記述了孫毅日常生活的危險境地,每日通信都是在加密的Skype上進行;而在一個秘密的隔層裏,存儲著與中共國家意識形態相悖的所有材料。”

《政治報》知名影評人Kim Skotte如此評價:貿易戰、擴張、熊貓和香港———中國成為世界關註的焦點,這部電影為我們揭露了中國在人權方面仍然不好。

而一位觀眾在觀影結束後,對記者說:這是當下影視界的一股清流,是電影藝術走向未來的希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