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HK「謎之媒體」專訪 印刷廠員工被失蹤 香港大紀元走過風雨17載

隨著中共「假惡鬥」的面具因反送中事件被層層揭開,港人越來越信賴香港《大紀元時報》的洞見,YouTube頻道粉絲量在短短數月間成長近40倍!

10月23日,香港《大紀元時報》採訪主任梁珍、記者黃瑞秋接受邀請,作客「FreeHK午間新聞評論」,與主持人Calvin暢談香港《大紀元時報》在地深耕17年,不為人知的甘苦與秘辛,並回答香港人好奇大紀元新唐人的種種問題。

梁珍:採訪名人大不易 印刷廠員工也會「被失蹤」

香港大紀元採訪主任梁珍,在2002年香港《大紀元時報》成立後,便投身至今。十多年來,她飽嘗採訪時遭人側目、遮牌、拒訪的冷暖,更看著香港《大紀元時報》甫在超商上架,旋而又因政治敏感因素被迫下架。

「我試過一舉麥牌,後面的記者全部『哄』起來,起鬨,要我把麥牌拿下來。」梁珍沒想到即便拿下麥牌,許多藝人還是忌諱自己出現在大紀元新唐人的新聞裡,始終不給任何播放採訪影片的機會。

「擺明就是不給你做。」身處極為政治敏感的香港娛樂圈,梁珍是用「誠意」才能跑出每條新聞。

香港大紀元的處境到底有多困難?黃瑞秋與主持人Calvin分享了一件令人咋舌的真實故事。

一位印刷廠的同事回大陸探親時,被海關人員截住且拉去小房間,用死刑威脅他回大紀元做特務,將大紀元所有細節跟中共匯報。

這位同事回來後不再聯絡所有人,打了好多電話都不聽,好像消失了一樣。直到他離開中國,去了其他國家後,才將這起受中共威脅「被失蹤」的故事寫出來,其他大紀元的同事才知道原來還有這種事情發生。

主持人Calvin聽完,幽默表示要現在的記者回內地時得更加小心了。黃瑞秋則勸同行要三思,「因為回去後任人宰割,你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在香港都可以有100多條屍體沒了,很奇怪的事情。」

黃瑞秋:忘記自己安危 前線記者的辛苦與收穫

黃瑞秋曾遠赴美國攻讀建築設計,創業成功卻從零開始當起記者,還是反送中現場的第一線記者。她曾捕捉8.31當晚,大批港警在地鐵圍堵示威民眾的鏡頭;按捺情緒記錄示威者身中實彈,義醫撐傘救人的畫面,令她之後一度崩潰。

思考模式總與自由世界相反的五毛卻把黃瑞秋記錄8.31的畫面截圖,在臉書上討論如何對付她,而流亡海外的中國富豪郭文貴更指中共要刻意對付大紀元新唐人的「直播記者」。

恐懼感襲上黃瑞秋心頭,「其實當時我有想過,是不是還回公司?如果回公司很容易(被襲擊)⋯⋯」

大紀元記者獨自出機直播反送中,無法預測現場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採訪主任梁珍認為底下記者的人身安全最為重要,「所以那時我就跟我們前線的記者討論,大家怎麼樣啊,如果你說我不做了我都可以理解的。」

「但是,完全不是這回事,他們反而個個都比我勇敢,都說沒事啊,沒事啦,我們照去,我們馬上就分配到,其實我們想都沒想(會被中共襲擊)。」梁珍談起同事,全是感佩之意。

這時,主持人Calvin很好奇黃瑞珍為何要放棄更好的工作機會,轉行當大紀元新唐人記者?黃瑞秋認為新唐人電視台突破萬難才保住了一顆衛星,「是唯一一個可以超越(中國)共產黨的防火牆,進入到大陸去講真相的一個媒體。」

有感假新聞充斥大陸電視圈,黃瑞秋想為需要中國真相的觀眾著想。「我想,對可以接收到的人來講,是很震撼的一件事。我們都很想將真相帶給他們。」

前線記者難忘8.31:示威者在面前中彈倒下

當主持人詢問黃瑞秋印象最深的前線畫面是什麼?她回答:絕對是8.31。

那晚,黃瑞秋和同事被人潮衝散,當她收拾好裝備,拿起直播機準備向前走時,「跟著就有一位男子、瘦的、黑色衣服、黑色褲,都是黑衣人的造型,在我前面倒下了,我以為他是因為多人一起行走被絆倒。那麼,自然的反應,是香港人你就扶起他吧,你給一個溫暖。」

但黃瑞秋沒想到男子為何就是扶起不來,後來才曉得他中槍了。「他就按住肚子就說:中槍,中槍。當時我不知道什麼是中槍,因為我看電影是看得多『乓、乓』聲那種中槍;但現實生活中什麼是中槍呢?(主持人:是沒有見過)其實是不知道什麼事!」

详阅内文 : 请连结 大纪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