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醫療群體滅絕》揭露絕無僅有的罪惡

紀錄片《醫療群體滅絕》(Medical Genocide)是「中國器官摘取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的一部新作。
視頻以強有力的證據揭示了中國器官移植數量爆增、且供體源源不斷的祕密。觀眾看到:在大陸器官移植產業直線成長的背後,隱藏著群體滅絕的血腥和罪惡。

17年來,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數量猛增,器官供體源源不絕,吸引世界各國的病患前往。在巨額的商業利潤背後,有許多疑問浮現:中國每年的死刑犯人數只有數千名,國內器官捐獻制度極不完善,捐獻者少之又少,大量的器官究竟從何而來?為何唯獨在大陸,器官的等待時間如此之短?官方說辭為何與實際情況不符?

十年調查

2016年6月22日,三位海外獨立調查員發布了680頁的關於中共強摘良心犯器官的最新報告,提供了確鑿的證據。三位聯合作者估計,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6萬至10萬例,遠遠超過中共官方公布的數字。在過去15年中,在大陸,估計進行了大約150萬例器官移植手術。這些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

調查員之一、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說:「據我所知,中共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政府,以工業化的程序謀殺公民,售賣他們的器官。」

另一位調查員、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說,大陸實施的器官移植手術的數量之多,令他驚訝,「比官方數據多出六到十倍。」

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一致通過了譴責中共活摘器官的343號決議案,譴責中共強摘良心犯的器官、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並釋放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隨後,美國國會、英國議會、歐洲議會、加拿大議會等都相繼舉行了聽證會。世界多家主流媒體紛紛刊載關於中共活摘罪行指控的新聞報導,中共罪行進一步被曝光。

11年前,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由證人在海外首次曝光。隨後,「追查國際」和獨立調查員展開了十餘年的調查工作,累積了大量證據,確認中共活摘罪行的真實性。

2006年,大衛‧喬高與大衛‧麥塔斯出版了調查報告《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2014年,美國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在7年調查的基礎上出版了《大屠殺》。他表示,他與喬高和麥塔斯通過不同的調查程序,得出了相同的結論: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是器官移植的主要供體來源。

2006年,大衛‧喬高與大衛‧麥塔斯出版了調查報告《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視頻截圖)

美國資深記者伊森·葛特曼,10年來致力於獨立調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出版了《大屠殺》一書。(視頻截圖)

令人震驚的數字

調查中國大陸器官移植的規模以及受難者的數量,複雜而艱巨。多位調查員經過十年的調查取證,把細碎的證據一點點拼接起來。其中,中共官方網站公布的數據等信息透露了許多內幕。

例如,2013年9月,北京大學器官研究所所長、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肝移植中心主任朱繼業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說:「我們醫院曾在一年之內做過4000例肝腎移植手術。」

針對這一條消息,獨立調查員進行了交叉檢查。他們對照醫院的職員數量、病床數量、相關研究刊物、媒體報導、免疫抑制藥物的採購量等,最後證實,4000例的數字是真實的。

葛特曼舉了另一個例子: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有大約500張器官移植專用病床,在醫院的內部信息顯示,這些病床的使用率達到131%。這意味著什麼呢?葛特曼解釋說,以20-30天的平均住院期來推算,此醫院一年進行的移植手術約為5千例。

這兩家醫院只是冰山一角,因此,顯而易見的,僅僅幾家醫院的移植數量就輕易超過了中共官方所宣稱的每年實施1萬例器官移植的手術量。

在2007年,大陸有上千家醫院向衛生部申請,希望能繼續進行器官移植操作,最後只有169家醫院獲得批准。這說明,有上千家醫院已經符合了衛生部所規定的器官移植所需具備的條件。

中山一院副院長何曉順曾告訴陸媒,「2000年,全國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十倍,2005年又翻了三倍。」有「中國肝膽外科之父」的吳孟超在2011年對媒體說:「肝臟移植我們現在做的數字是全世界最多」。

在紀錄片裡,編導對照了美國的肝移植數字:自2000年以來,美國的肝移植總量大約為每年6千例,而這個數字不過是中國幾家醫院的移植量總和。

2001年以後,大陸不斷興建新的器官移植醫院、器官移植大樓、增添新病床,而移植手術的實施數量也隨之年年增長。最新活摘調查報告顯示,從2000年至今,僅中共批准的169家移植醫院,就可能完成了上百萬例器官移植手術。這並不包括其它許多家也在進行移植手術、但未獲官方認證的醫院。

視頻:《醫療群體滅絕》(Medical Genocide)(「中國器官摘取研究中心」製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