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活在給別人看的生活裡(圖)

千萬不要用偏離自己的真正意圖來換來別人的認同,那樣不值得。(plxabay)

朋友最近花了兩百萬買了一款新車,從寧波開車到杭州找我玩。「你把地址傳給我,我去接你,我們一起去山裡嗨一下。」他說。

我在社區門口看到那台閃亮的BMW,才知道他換了新車。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去寧波他開的還是POLO。「哇,你發財了啊,換寶馬啦。」他嘿嘿一笑。

路上他跟我介紹這款車,八段自動變速箱、一鍵啟動、哈曼卡頓音響什麼的,並逐一給我展示這款車的操控和舒適性能,我感覺就像坐上了銷售員開的車,笑著說:「我知道你買寶馬了,換換別的話題吧。」

他有點不好意思,說其實自己並不是很想買這輛車,因為他喜歡越野,喜歡自駕,對他來說,最原始最純粹的越野SUV才是他的最愛。

他一邊講著過去和朋友去草原、去沙漠自駕的經歷,一邊感嘆要是有一天有錢了一定要買陸地巡洋艦,眼裡全是光芒,我看他那麼熱情地談論著自己喜歡的事情,只好小聲地說:「如果我是你的話,應該就買三菱帕傑羅,或豐田普拉多了。」

他說他也掙扎了很久,後來還是決定買一輛寶馬,原因你懂的。我就想起了北野武的故事。

太在意別人的看法,卻忘了自己的初衷

北野武在沒出名之前,夢想有一天有了錢一定要開跑車,吃高檔餐廳。但真正功成名就的時候,他發現開保時捷的感覺並沒有那麼好,因為「看不到自己開保時捷的樣子」,他就讓朋友開,自己坐計程車在後面跟著,還對司機說:「看,那是我的車。」

我在北京時有這麼一個室友,所有的錢,必須花在別人看得見的地方。

買的衣服,幾乎都是名牌,每件衣服的前胸和後背必須露出大大的品牌名,讓人在一公里之外就能看見,即使是霧霾天也非常醒目。

喜歡電子產品,只要是什麼科技公司又更新了什麼產品,不管用不用得上,必須第一時間入手一台,並上傳到社群。

喜歡聚餐,吃的必須是上等的館子,哪怕這個月的生活費已經不夠用。

至於送禮,就算是殺了自己,也得有顯現出氣派才行。

我跟他開玩笑:「你這種感覺就好像去星巴克喝咖啡,沒有拍個照發文,這杯咖啡算是白喝了。」

在英國劇《黑鏡》第三季的第一集〈急轉直下〉中,女主角曾真實並驚悚地描寫過「活在別人用分數給你定義的人生中」這樣的場景。

哪怕是一件特別微不足道的小事,或者遇見了特別討厭的人,都要小心翼翼地應付,以此博取別人的喜歡,生怕自己做錯了什麼,別人就不喜歡而給自己打負評。

劇中有個小的細節讓我印象深刻。

女主角蘭西早上去買咖啡,她先咬了一口餅乾,露出一副非常難吃的表情,但她還是把餅乾放在咖啡邊上,拍了一張好似享受美好生活的照片,然後上傳到社群網站。

對她來說,別人對她的評價遠遠高於餅乾和咖啡本身。身處於一個打分數的世界,每個人都在刻意粉飾自己的生活,彷彿只有這樣,才能彌補自己在別人眼中的某種缺陷。

成熟的人,不在別人的眼光中過活

活給別人看,給我們生活最大的影響是嫉妒和比較,然後迷失自己。

曾經有個讀者跑來跟我哭訴,說女朋友嫌棄他窮,要跟他分手,問我怎麼辦。我說那就一別兩寬心,各自歡喜,從此天高水長,祝你幸福。

他咬牙切齒地說:「不行,我一定要證明給她看,她放棄我,是她這輩子最大的遺憾,我一定要飛黃騰達,然後找一個更好的老婆,去見她讓她後悔。」

接著我跟他講了一個很久之前看過的故事。

一對曾經彼此深愛的戀人,因為男人要去大城市打拚,想帶著女人一起走,但是女人想留在小鎮上過穩定的生活,最終分手。男人功成名就後,回到女人住的地方想證明給女人看,想讓她後悔曾經的選擇,可是卻發現女人生活過得很幸福。

有時候會想,我們是不是因為太高估自己,才會太在意別人的眼光。

就好像某網友寫的:「我非常害怕被別人拍照,非常。尤其可怕的是,有時不幸被拍到後,自己看著照片哀嚎,這也太可怕了,我為什麼被拍成這樣,我不相信我長這樣。然後別人看一眼,不以為意地說還好吧,你平常就長這樣啊。天啊,那真是世界崩塌的一刻。」

我曾在社群裡發過一張自拍照,把帽衫上的兩根繩子插進鼻孔裡,並配了一段話說:「我終於知道了這兩根繩子的用途。」

很多朋友留言:「你好歹也有一些粉絲,要注意形象啊。」「看了你的這張照片,我決定取消追蹤了。」

在不傷風敗俗的情況下,我真的不太在意別人怎麼看我,有句話說:「一個人越成熟,越不用在別人的眼光中過活。」

就好像著名的蘇格蘭民謠唱的:「去愛吧,如同從來沒有受過傷害一樣;跳舞吧,像沒有人欣賞一樣;唱歌吧,像沒有任何人聆聽一樣。」

千萬不要用偏離自己的真正意圖來換來別人的認同,那樣不值得,也不會真正地快樂。

沒有一條道路是通往快樂的,因為快樂本身就是道路。

──文/江明

轉自《大紀元》有刪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