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修改教科書 毛澤東沒犯「錯誤」? (視頻)

近日,中共新出版的中學歷史教科書中,對文革的描述做了重大修改。刪除了毛澤東發動文革的「錯誤」二字,同時將文革定性為「艱辛探索」,不再称其是「动乱和灾难」。此舉引發外界強烈關注和警覺,認為中共是在粉飾文革,讓公眾不再去反思和否定這段歷史。中共為何要做此修改?真實的文革歷史是什麼樣?中共教科書中的「歷史」如何影響著一代代在中共教育下長大的人?

–新唐人【熱點互動】

為什麼「正念」可以讓你擺脫困境?

為什麼「正念」可以讓你擺脫困境?

大腦細胞和宇宙網路有一樣的結構。人的生命來源於宇宙空間。(圖Pixabay)

當我們被負面的壓力或情緒所困,哪怕只是短暫片刻,也都承受著試煉,就好似泰國「野豬」少年足球隊受困於「美人洞」時那般孤立無援。

這時,我們該怎麼做才能衝出困境?該具備怎樣的能力,問題才能得到解決,甚或迎來幫助呢?

今年7月,各國搜救菁英成功救出「野豬」少年足球隊。他們奇蹟生還,很大程度上歸功於25歲的助理教練艾卡波(Ekkapol Chantawong)在男孩們受困洞穴時,教導他們冥想靜坐,加強正念。舉世矚目的「美人洞事件」,引發人們探討「正念」。

丹佛大都會州立大學(Metropolitan State University of Denver)心理學助理教授里昂斯(Kristen Lyons)說:「對於被困在洞穴中的男孩來說,練習正念可以幫助他們在壓力很大的情況下保持冷靜,專注於現在,而不是擔心過去或未來。」

美國加州門洛帕克市的「正念」訓練師薩爾茲曼博士(Amy Saltzman)則說,「我們的孩子可能永遠不會體會困在洞穴中的恐怖;但無論是進行測驗,還是在操場上遭遇欺凌,每個人其實都有受困壓力和遭遇威脅的時刻。」

正念是什麼

有人說正念是正向思維;有人說正念是指心無雜念,專注感受當下;也有人認為,正念是不帶評斷、純然的察覺;還有一種說法更到位:正念是先天純淨的本質,是真正的自己。

2014年,美國《時代雜誌》以《正念革命》(The Mindful Revolution)為封面故事,介紹「正念」已應用在各領域,成為新流行。人們最終發現,「正念」是最根本、最需要掌握的能力。

正念的效力

多年前,歐美心理學家和醫學家已深入「正念」的研究,許多實驗報告證明,運用「正念」能突破現代科學和醫療的瓶頸。

在靈性成長領域中,人們因練習加強「正念」而超脫了舊觀念,開闊了視野,充實了智慧而內心滿足。

許多人驚奇地感受到身心平靜放鬆、心境開闊清明,大腦效能也得到改善,提升了專注力、學習與抗壓能力和內在的積極熱忱。

臨床實驗也證明,「正念療法」能增強免疫力、調節神經系統,解除焦慮、憂鬱和睡眠障礙。

連結正念

坊間各種「正念」訓練課程教授許多方法,練習專注當下進行的事,以期達到心無雜念的狀態。靜坐是最常用的方法之一,被視為保持心態平和的重要途徑。

根據《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雜誌的一項研究,宇宙體系和大腦結構極為相似,星系之間的連接方式就像大腦神經細胞一樣。

知名的心量研究所(HeartMath LLC)在心腦智能研究與開發方面走在前列。研究所主管麥克柯瑞提(Rollin McCraty)博士說,「人類與地球之間是相互關聯的。」

傳統修煉把人的身體視為一個宇宙,也認為人的生命來源於宇宙空間。

現在研究則顯示,我們大腦的頻率與地球電離層產生的某些頻率相同。人體、星球在宇宙中相似一個巨大的聯網,大腦發出想法所產生的磁場和星體磁場相互影響。

姜太公、孔明、司馬懿等高人通過觀察天象而預測人間要發生的事,也就不難理解了。

而我們透過靜心感受到「正念」的力量,很可能也是因為,在排除雜念的當下,我們內心得以和宇宙空間的正面特質連結。

當我們不帶有後天觀念去思考,就最為貼近先天本性,也最貼近「正念」。

您也找到好方法練習了嗎?越能將「正念」融入生活,我們越能在需要的時刻拉自己一把!

 

文/林海柔

──轉自《大紀元》有刪節

 

 

進口生蒜哪裡來?中國看守所強制奴工(視頻)

《金融時報》披露,中國江蘇沛縣看守所,強制犯人加工大蒜,出口海外。有社會人士評論,這些奴工產品,不但侵犯了在押參與奴工人員的人權,而且還影響到了所有消費者的人身健康。

犯人坐在骯髒的床板上,徒手剝蒜。

這是江蘇沛縣看守所。英國《金融時報》引述獲釋的囚犯說,長期剝蒜腐蝕了很多人的指甲,暴露的皮肉受到大蒜的刺激,痛不欲生。有些人只能用牙齒啃蒜皮。

看守所剝好的蒜瓣,隨後被運到山東金鄉,裝袋後,對外出口。金鄉大蒜出口量佔全國70%以上。

追查國際組織主席汪志遠:「這些奴工產品,不但侵犯了在押參與奴工人員的人權,而且還影響到了所有消費者的人身健康。因為這些在押人員,是在難以想像的惡劣環境下生產的。而且他們很多人長期患有疾病,包括一些傳染病,又得不到醫療保障,疾病就會通過產品傳播。」

中國從2014年開始陸續關閉勞教所,但在監獄和看守所,強制勞動依然普遍存在。

今年1月,明慧網披露,寧夏固原市看守所,強迫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用有毒染料加工假花等。

今年3月,明慧網消息,瀋陽女子監獄,僅第一監區,就設置了一億元的生產指標。強迫所有在押人員,包括70多歲的受迫害法輪功學員,高強度生產外貿服裝、皮包等奴工產品。

原遼寧省瀋陽市司法局康家山監獄幹警雷鳳春:「我們所有監獄都那樣。大部分都是做手工加工,由各個隊所搞承包那種形式。掙錢之後,上交一部分,然後剩餘的,自己留著,都進入小金庫了」。

追查國際組織主席汪志遠:「奴工基本上是沒有工資的。巨大的利潤,誘惑監獄(加重)對在押人員的奴役,導致很多在押人員超強度在工作。」

《金融時報》說,強制勞動在中國長期存在,但近年隨著中國工人工資上漲和適齡勞動人口減少,一些美國零售企業的供貨商,開始將部分訂單轉移到監獄,以削減成本。

美國聯邦眾議員 Dana Rohrabacher(2017.05):「(中共)把囚犯當奴隸使。這是罪行。我們須阻止銀行家參與配合這事。我們需要一個互惠兩國人民的關係,而不是只讓少數中共掌權者,或少數與官方交易的資本家獲益。」

美國2016年已徹底禁止進口奴工產品。但中共監獄看守所,一直用層層轉包的方式,來掩蓋真實的生產地點。

廉價奴工產品,衝擊全球市場,損害高人權企業和國家的競爭力,使財富流向踐踏人權的官商。自由社會如何應對,維護公平貿易,維護普世人權,值得關注。

–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