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故事:王孝廉的前生與來世(圖)

輪迴故事:王孝廉的前生與來世

輪迴故事:王孝廉的前生與來世(攝影:王嘉益 / 大紀元)

清朝時期錢塘有位名叫王鼎實的孝廉,是一位少年才子,十六歲就中舉了。一年,他去投靠一位做官的親戚。到了親戚那裡,住了沒多久,就得了病,病情並不嚴重,但他卻把他的那位親戚叫來,用比較悲哀的語氣對他說: 繼續閱讀

李明哲「被認罪」感謝中國文明辦案 李妻:非自由意志

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11日審理李明哲案。 圖:翻拍自微博

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遭中國政府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今(11)日在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過程中,李明哲與另一名被告彭宇華完全沒有為自己辯護,並且多次認罪,多次宣稱自己散播惡意攻擊中國共產黨、顛覆國家言論。李明哲還感謝執法單位的文明辦案。

岳陽中級法院今日上午930分開庭審理彭宇華、李明哲顛覆國家政權案;並在微博上傳審理視頻。不過,可為了剪接之故,視頻播出時間與法庭審理進度有相當大的落差。而李明哲妻子也進入審理會場旁聽。

對於起訴書所載身份情況,兩名被告彭宇華、李明哲都表示屬實,並都於87日收到起訴書。

公訴人起訴宣稱,彭宇華因創設「兩岸牽手QQ群」宣揚台灣、西方政治體制,並發展組織;李明哲於2012年9月加入該QQ群。李明哲並鼓吹多黨輪流執政,彭宇華並予以轉發等。

公訴人指控,彭宇華後來並成立「梅花公司」組織:並對國內國際形勢進行分析,確立以建立政黨,推翻國家政治制度為目標。為推進梅花公司的運作實施。李明哲擔任分群的管理員,並負責成立了圍觀華中QQ群。

對於起訴顛覆國家政權的事實,李明哲受審時表示沒有異議。他與彭宇華是透過微博認識,並被拉入「圍觀中國群」裡,並在群裡散播惡意共產黨文章;在華南地區組織「公民學堂」,撰寫一些惡意抹黑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的文章,意圖顛覆國家政權。

李明哲並說自己的行為確實觸犯顛覆國家政權罪,感謝執法單位的文明辦案。讓他對中國有重新認識。看守所的電視新聞也讓他認識到的中國,跟過去在台灣所接觸到的是完全不一樣。對於犯罪行為,他表示非常認罪。

審判庭外也有中國民眾質疑法院旁聽證發放情形。

李明哲妻子李凈瑜11日出席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李明哲案。 圖:翻拍自微博

李凈瑜致信李明哲:別被孤獨所擊敗!

人權工作者李明哲被中國依「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11日於中國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接受審判,並透過微博播放「剪輯過的」直播影片。稍早,李凈瑜也準備了給李明哲的書信,希望透過中國法院轉交給李明哲,李凈瑜也在信中鼓勵李明哲,「不要被孤獨所被擊敗,我以你為榮!」

審判過程中,李明哲與另一名被告彭宇華多次認罪,宣稱自己散播惡意攻擊中國共產黨、顛覆國家言論。稍早開庭之前,李淨瑜也準備一封家書,希望中國法院轉交給李明哲,她在信中表示,「全世界都在關心你,請你不要被孤獨所擊敗。」李淨瑜也表示,不承認這是法院,也不聘律師,「這是我為了營救你所做的事。」

李淨瑜家書全文:

親愛的明哲,全世界都在關心你,請你不要被孤獨所擊敗。我的事情你不用顧慮,我會處理。但藥,我希望由台灣寄送給你,是你一向吃的,我才放心。我還帶來了這一段日子國內外關心你的報導與評論,希望你能收到。最後,我愛你,從過去、到現在、及未來,李明哲,我以你為榮!

PS:鄭重告訴你,我不承認這是法庭,我也不聘請任何律師,這是我6個月以來一再向世界公告的,這是我為了營救你所做的事。

凈瑜 2017.9.11 7:30

轉自:  新頭殼

 

為什麼把睡覺稱為「夢周公」?(圖)

為什麼把睡覺稱為「夢周公」?

中華文化100個為什麼(大紀元)

我們有時會對冗長的會議或無趣的演說開玩笑地說︰「臺上雖然講得賣力,但總有人在臺下夢周公。」其實,不管是睡覺、作夢或打瞌睡,俗話都可以說是「夢周公」或「去見周公」。但是為甚麼不是夢孔子、夢老子、夢…等等,就是非要夢周公呢?

「夢周公」一詞原來出自於《論語.述而》篇的記載︰「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意思是,孔子說︰「我衰老得很嚴重,我也很久不再夢見周公了。」所以,「周公」和「夢」還真有關係。

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文王的兒子,武王的弟弟,成王的叔父。周公曾輔助武王滅商,封於魯。周武王駕崩後,周公輔佐成王治國,他東征平定了管蔡之亂,又一舉消滅參與叛亂的五十餘小國,從此奠基東南。後來,周公制禮作樂,創立了不少典章制度,因而國家安定,對周王朝的建立及鞏固有很大的貢獻。

周公的許多事蹟,都能作為後人的榜樣,所以孔子對他是推崇備至。孔子認為周公是儒家精神的典範,周初的仁政也是孔子的最高政治理想,因此孔子終身倡導周公的禮樂制度。而孔子對周公的尊崇與敬重,讓他「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經常夢到周公。後來人們就以「夢周公」來表示對先賢的緬懷之意,又可稱為「夢周」如晉朝劉琨《重贈盧諶》詩:「中夜撫枕歎,想與數子遊。吾衰久矣夫,何其不夢周?」而現在大多用於形容作夢、睡覺等。

(轉自大紀元  /  作者:心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