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咖啡」人生峰迴路轉…

(圖片截自網路)

27歲的義大利女孩茱莉亞(Giulia)

從知名的博洛尼亞美術學院取得碩士學位畢業後

卻沒有因此一帆風順,在藝術之路上走得坎坷…

(圖片截自網路)

她的畢業作品被教授評為「沒技術,沒天分。」

更建議她以後不要往藝術職業發展,讓她受到不小打擊

意志消沉之下乖乖聽從了教授的建議,在博物館當起了普通職員…

就像一般上班族每天準時上、下班

在固定的街道生活,日子安穩如同死水那樣平靜

(圖片截自網路)

有一天茱莉亞在喝咖啡時,不小心打翻了這杯咖啡

慌張的她委屈地哭了起來,她覺得自己的人生就像那杯咖啡一樣

打翻前看似醇香平靜,打翻後卻又一塌糊塗…

(圖片截自網路)

一旁服務員上前詢問茱莉亞是否需要幫助

她淡淡拒絕了

因為她想靜靜地審視這糟透了的人生

她一邊無意地用手撥弄這灑落的咖啡

一邊思索著這10多年的藝術之路

「難道自己真的沒天分,難道當初真的選錯了路?」

準備要離開時,服務員卻對她剛剛作的「咖啡畫」稱讚

這一偶然的咖啡創作,讓她思路大開

從此茱莉亞每天腦海中只要一有想法

就會點杯咖啡畫出來

她說:「我從不會為創作而創作,基本上都是隨興而為,

想到什麼就順手做出來,不會為了作畫而去點一杯咖啡。」

(圖片截自網路)

有時她也會拿起巧克力醬、番茄汁、咖啡豆與爆米花等物來創作

只要任意給她一樣小東西,她都能自得其樂地隨興作畫

她似乎想通了什麼,既然傳統的藝術道路走不過去

那就把它當成無聊人生的一點樂趣吧!

帶著輕鬆的心去玩。

現在看來那杯曾經打翻的咖啡

對茱莉亞來說或許不是糟糕人生的象徵

反而激發她無數的靈感和創意,引來72000人的關注

如今茱莉亞的人生因為一杯打翻的咖啡徹底翻轉了!

她辭去了博物館的工作,開了一家咖啡館,把日常瑣事變成有趣的創作,

後來更加入「公平貿易咖啡」的行業,幫助更多弱勢族群,過著精采人生!

文章轉自:  改變的力量

藝人唐從聖分享~高鐵偶遇妥瑞兒經歷~超暖心

台灣藝人唐從聖(從從)在臉書分享了自己偶遇妥瑞兒經歷。(截自唐從聖臉書/大紀元製圖)

臺灣藝人唐從聖(從從)在臉書分享了自己偶遇妥瑞兒經歷。(截自唐從聖臉書/大紀元製圖)

「這輩子從來沒有讓人家對我飆髒話,心裡還感覺這麼舒服、這麼溫暖的。」臺灣藝人唐從聖(從從)在臉書分享了自己偶遇妥瑞兒的經歷。

日前,唐從聖在搭高鐵的時候,忽然聽到有人高聲飆髒話。他轉頭一看,發現右側坐著一個母親和一個看上去像是高中生的男孩。剛才的那句話,正是從男孩的口中講出來的。

奇怪的是,男孩的母親並沒有責備孩子,卻反而向唐從聖微笑道歉。唐從聖不明就裡,卻也禮貌點頭,表示自己並不在意。

沒多久,男孩又罵了一句髒話,母親再次向唐從聖道歉。隨後,男孩竟也回過頭來向他道歉。

「這時我就矇了。」唐從聖在臉書寫道。在高鐵上罵髒話、罵完卻又禮貌致歉,這確實很令人好奇。

在聽了列車長的解釋、又上網搜查了相關知識後,唐從聖才知道,原來這個男孩是一名「妥瑞症」患者,他會無法控制地罵粗口,或是做一些並非出於本意的行動。

接下來的路程,列車裡依然不時聽到男孩的罵聲,但母子倆每一次的點頭致歉,唐從聖都會舉手和他們比一個「讚」。他在臉書講,自己從未有過被別人講髒話,心裡卻還感到如此的舒服和溫暖。

事情過去沒多久,唐從聖就在臉書上收到了列車男孩的道歉文。男孩感激的話令他覺得感動又心疼。

他將這段經歷Po在臉書上,希望更多的人能夠了解、包容妥瑞症。Po文很快收到近千名網友的回應,不少人談到自己也是妥瑞症患者,或是妥瑞兒的家人,感同身受。
當時在列車上的列車長也現身回覆,談起當時列車上乘客們的暖心反應:「他們對媽媽露出鼓勵的笑容。」

列車長現身回覆,談起當時乘客們的暖心反應。(截自唐從聖臉書/大紀元製圖)

妥瑞症是什麼?

妥瑞症又叫「抽動症」,是一種神經性疾病。患者會不由自主地發生抽動行為(Tics)。症狀通常起始於3~9歲的兒童時期,且男性患者比女性多。

妥瑞症引起的抽動行為,分為簡單和複雜兩種。

簡單的抽動比較突然、簡短、較無意義:
簡單型動作 – 眨眼、做鬼臉、聳肩、搖頭晃腦
簡單型聲音 – 清喉嚨、鼻子吸氣、尖叫、發出咕嚕聲、發出動物的叫聲

複雜的抽動更協調、看上去是較有意義的行為:
複雜型動作 – 做鬼臉的同時搖頭聳肩、觸摸某個物體、跳躍、彎腰,甚至可能會傷害自己
複雜型聲音 – 講穢語、重複自己講的話、模仿別人講的話

大部分妥瑞症患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壓制這些症狀。然而,壓制常常會導致這種衝動和緊繃在體內累積,結果是緊接著更激烈的爆發。

關於妥瑞症 你需要明白的幾件事

如果你身邊碰巧就有一個妥瑞症患者,或者你可能某一天也會在高鐵上遇到一位妥瑞兒,你一定要了解以下幾點:

● 講髒話、做鬼臉、學別人講話……這些抽搐的症狀可能看上去是「故意的」,但並非如此。衝動上來的時候,患者難以控制,不得不發洩出來。就像普通人要眨眼睛、感冒時喉嚨癢時拼命地咳嗽一樣,如果使勁壓制,之後反而會更猛烈地爆發出來。

● 抽搐的種類會變。一個妥瑞症患者可能有一段時間是吸鼻子的症狀,過一段時間又發展出講髒話的症狀,它可能會替代吸鼻子的症狀,也可能和吸鼻子的症狀合在一起。

● 壓力、疲勞可能會讓症狀加重。情緒的平穩對妥瑞症而言很重要。當妥瑞症患者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比如說彈鋼琴、畫素描,那麼這段時間裡,他的症狀可能會徹底消失。

● 避免提起他們的症狀,或告訴他們不要這樣做。這可能會起到反效果。比如有人對你說現在不能去廁所,你一經提醒,反而更想去了。提示會增加妥瑞症患者的壓力和焦慮,讓他們更迫切地想要完成這種「衝動」。

● 刻意壓制症狀,可能影響妥瑞症患者學習、做事的效果。比如你後背癢,硬忍著不去抓癢,跟癢抗爭的時候就很難專心去做手上的事情。當患者把精力用在壓制症狀上,自然就無法專心學習、工作。

妥瑞症的症狀怎樣緩解

造成妥瑞症的原因,目前還是未知。但研究指出,這可能是腦部特定區域、區域間的迴路和傳遞訊息的神經遞質出現了異常,才「控制」患者做出這些非出本意的行為。

好在,這種病不會對身體造成什麼損傷、不影響壽命,通常也不需要進行藥物治療。其實即便用藥,也只能起到緩解作用,不能夠治癒,而且藥物本身還會有副作用。

隨著妥瑞兒長大,步入成年,症狀通常會自然而然地好轉,但不能夠完全消失。

行為療法也能減輕妥瑞症患者的抽搐症狀,如認知訓練(Awareness Training)和對抗反應訓練(Competing Response Training)——也就是說,在抽搐發生前,掌握發生的「前兆」,然後做出對抗抽搐的動作。比如有些孩子抽搐時會用力搖頭,那就教孩子眼睛向前直視,並且慢慢收緊頭部和頸部的肌肉,來抵抗搖頭的動作。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資助的一項名為「妥瑞症認知行為干預」的研究表明,在預感到抽搐「前兆」時主動做出對抗動作,可以減輕抽搐症狀。

如果您是妥瑞兒的老師 該怎樣應對

因為妥瑞症的發生期和嚴重期多是在上學階段的兒童,因此,老師們對於這類孩子的接受、鼓勵和幫助,對他們的心理健康和日後的發展都可能產生很大的影響。

美國妥瑞症協會建議,老師們可以運用以下技巧,讓妥瑞兒更好地融入學校的生活:

1. 把抽搐行為當成「背景聲音」。 有些老師認為妥瑞兒的行為「會讓其他同學分心」、「打擾別人」,其實這些都是主觀判斷。比方說水龍頭滴水,你若不把它當回事,你根本都聽不到;課堂上時不時有幾聲咳嗽,也不會有人覺得奇怪。因為我們的大腦自動把它們歸類為背景聲音了。因此,當妥瑞兒出現抽搐症狀的時候,也自動把它歸類為背景聲音,就不會覺得影響上課了。

2. 別把孩子請出教室。過去,妥瑞兒症狀發作,常被老師請到教室外面去,避免影響其他學生。這在其他同學眼裡,以及對於孩子本身,都可能被視為一種懲罰。

3. 在需要的時候,可以給孩子單獨的空間。譬如像考試的時候,讓妥瑞兒在單獨的房間考試,可能對他們是有好處的。因為在教室裡的同學們都很安靜答題的時候,妥瑞兒可能擔心影響到別人,會拼命抑制自己的症狀,反而無法集中考試、影響成績。

4. 主動帶學生們了解妥瑞症。告訴他們,每個人有自己的特點,不要把妥瑞兒的症狀當作「反常」,而是以平常的心來對待。

正如唐從聖分享的當日列車長的留言:希望更多的人能認識這些「最特別最可愛的小天使」,並給予他們鼓勵和同理心。多一分接納和支持,就會給妥瑞兒的成長和生活多一份正面的力量。

 

為什麼把睡覺稱為「夢周公」?(圖)

為什麼把睡覺稱為「夢周公」?

中華文化100個為什麼(大紀元)

我們有時會對冗長的會議或無趣的演說開玩笑地說︰「臺上雖然講得賣力,但總有人在臺下夢周公。」其實,不管是睡覺、作夢或打瞌睡,俗話都可以說是「夢周公」或「去見周公」。但是為甚麼不是夢孔子、夢老子、夢…等等,就是非要夢周公呢?

「夢周公」一詞原來出自於《論語.述而》篇的記載︰「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意思是,孔子說︰「我衰老得很嚴重,我也很久不再夢見周公了。」所以,「周公」和「夢」還真有關係。

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文王的兒子,武王的弟弟,成王的叔父。周公曾輔助武王滅商,封於魯。周武王駕崩後,周公輔佐成王治國,他東征平定了管蔡之亂,又一舉消滅參與叛亂的五十餘小國,從此奠基東南。後來,周公制禮作樂,創立了不少典章制度,因而國家安定,對周王朝的建立及鞏固有很大的貢獻。

周公的許多事蹟,都能作為後人的榜樣,所以孔子對他是推崇備至。孔子認為周公是儒家精神的典範,周初的仁政也是孔子的最高政治理想,因此孔子終身倡導周公的禮樂制度。而孔子對周公的尊崇與敬重,讓他「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經常夢到周公。後來人們就以「夢周公」來表示對先賢的緬懷之意,又可稱為「夢周」如晉朝劉琨《重贈盧諶》詩:「中夜撫枕歎,想與數子遊。吾衰久矣夫,何其不夢周?」而現在大多用於形容作夢、睡覺等。

(轉自大紀元  /  作者:心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