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能改變命運的是“修行”(視頻)

一九七六年,有位中年美國婦女在紐約拜見敦珠仁波切。那時她被醫生診斷出只能再活幾個月;絕望之餘,什麼事情都想嘗試,甚至來看一位西藏上師!她坐在敦珠仁波切的面前,流著眼淚說:「您能幫助我嗎?我快要死了!」 繼續閱讀

“出軌”丈夫的轉變(視頻)

在親朋好友和同事的眼中,丈夫對我及對家庭的呵護與付出讓大家既羨慕又佩服,其實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我們才平安走過了婚姻失敗的那道坎。

甘做常人眼中的「傻子」(視頻)

我是一名教師。學校的午餐外包給一個公司做,我被安排負責收繳學生餐費。大量現金的出出進進也很忙乎。

在中共邪惡黨文化的熏陶下,人們都把錢看得很重,如果有撈錢的機會,你不賺點,就說你傻。很多人就把我的崗位看作肥差,天天跟錢打交道,有利可賺。

但是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我師父要求弟子在哪裡都要做個好人,不能按滑下來的道德標準來衡量,得用「真善忍」來衡量;要放淡名利,不執著於錢財。所以我時刻用「真善忍」的法理來要求約束自己,不為錢財而動心,認認真真干好自己的工作。

有的同事到我這裡來交學生的餐費時,變項要求拿「手續費」。說咱學校這麼多學生,你少報幾個人,掙個酒錢,公司不會知道的。被我拒絕了,結果他們非常不快,背後說我傻,不會來事等等。

面對這些冷言冷語,我不動心,不會跟他們同流合污的。因為我長期的堅持公平公正,得到學校領導的認可,公司對我的評價更高:說我是所有管理人員中最認真、最讓人放心的。

謝謝李洪志師父把宇宙的高德大法無償傳給我們,凈化了我的心靈,使我找回了迷失的方向。我要堅信師父,堅修大法,甘做常人眼中的「傻子」!

文章出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4/從一件小事看「傻子」-375205.html
影片製作轉自 : 法輪功與健康製作團隊

一個小舉動可以改變世界

電影《求救信》(The Letter From Masanjia)被丹麥電影學院邀請,在屬下專業影院上映。

在色情、暴力泛濫的當下影視大環境下,2019年9月12日至21日,一部與眾不同的電影《求救信》(The Letter From Masanjia)被丹麥電影學院邀請,在屬下專業影院上映。這部紀錄片讓我看到了一位活生生的在現實中從馬三家勞教所走出來的中年男子——孫毅。 繼續閱讀

接見宗教受迫害者 川普詢問法輪功學員情況(視頻)

【正見新聞網2019年07月17日】

 

(在川普會見宗教迫害倖存者的視頻,在7分43秒開始,張玉華和川普對話。)

周三(7月17日)下午4點半, 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見來自17個國家的27位宗教迫害倖存者,其中包括來自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張玉華女士。這是川普總統第一次在白宮正式與遭受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會見。 繼續閱讀

大陸器官移植遊 「活死人」黑幕曝光

台灣居民塗秀松(Xiusong Tu,音譯)在紀錄片《活摘》中說,她去中國接受器官移植手術時,她不知道器官捐獻者會被殺害。(視頻截圖)

「他們活著,就變成了死人。這對中國的情況來說是一個獨特的術語。」多倫多聖邁克爾醫院腎移植負責人Jeff Zaltzman醫生說。

中國的器官移植行業在2000年初開始成倍增長,現在,中國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器官移植遊客的首選國。儘管在中國器官捐獻很少,但器官很多,等待時間在幾天到兩個月之間,這在任何其它國家都是不可能的。

「手術提前預定 只能是強迫器官摘取的結果」

2005年,當一位病人告訴以色列著名心臟移植外科醫生Jacob Lavee他要去中國進行心臟移植手術,並且手術的日期已經安排好了,Lavee醫生明白這意味著什麼。

以色列著名心臟移植外科醫生Jacob Lavee。(Alex Ma/Epoch Times)

Lavee醫生意識到這只能是強迫器官摘取的結果,因此由他牽頭率先制定了以色列的器官移植法(Israel’s Organ Transplant Law),該法於2008年生效,禁止購買和銷售人體器官。Lavee醫生曾擔任以色列器官移植協會主席,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醫學院移植專科醫生主任。

根據2012年12月發表在《美國移植雜誌》(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上的一項研究,以色列的器官移植法對減少以色列的移植旅遊產生了重大影響。加拿大2019年也有了類似的立法;2月27日外交事務委員會一致通過關於打擊器官販運的S-240法案,4月30日,S-240法案獲得加拿大國會所有黨派的支持。經過第三次審閱,全體通過了該法案。

「活死人」中國器官的黑幕

位於加利福尼亞大學的「器官觀察」(Organs Watch)組織曾經發布報告指出,加拿大是世界上去中國器官移植遊客買家最多的國家之一。

多倫多聖邁克爾醫院腎移植負責人Jeff Zaltzman醫生表示,他的至少50名患者曾到中國進行移植手術。Zaltzman在2014年關於強制器官摘除的論壇上表示,中國創造了第三種器官捐贈者,這種捐贈者在加拿大等發達國家並不存在。他稱他們為「活死人」。他說:「他們活著,就變成了死人。這對中國的情況來說是一個獨特的術語。」

韓國精選電視台(Korea’s Chosen TV)2017年播出的紀錄片《殺戮:中國移植旅遊的黑暗面》(Killing to Live: The Dark Side of Transplant Tourism in China)顯示,自2000年以來,估計每年有3,000名韓國人在中國接受器官移植。該紀錄片是對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器官移植中心的調查。醫院根據需求保證提供「健康、年輕捐贈者」的器官。

該醫院擁有專門為國際移植患者使用的500張移植床,有三層樓,手術室全天24小時提供服務。

「在中國,得到器官很容易。我不知道他們來自哪裡,但是只需要兩個小時就可以將新鮮器官帶到這裡。」該醫院一位資深護士告訴電影製片人,她說肝臟花費是130,000美元。

中國的很多醫院面向世界做器官移植。上海中山醫院網站稱,該醫院吸引了來自美國、英國、日本、加拿大、韓國、香港、澳門和台灣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患者。

器官供體主要來自法輪功修煉者

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發現了中國移植行業的人體器官供體。他們發布了兩份調查報告,一份是在2006年,一份是在2016年,顯示未經同意的宗教人士和政治犯——主要是因信仰而被拘留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活著時就被摘取器官。換句話說,他們因器官被殺。

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Jonathan Ren/Epoch Times)

據維基百科報導,麥塔斯和喬高2006年發布喬高—麥塔斯的調查報告,曾在德國、墨西哥、法國、美國、瑞士等多國接受當地各大媒體爭相報導。

2010年1月16日,國際人權協會(IGFM)瑞士分部將2009年度的人權獎頒給了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推崇他們調查中國共產黨摘取法輪功學員及良心犯器官的指控,並因此成為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

中共把器官移植當作牟取暴利的生意

《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殺:更新版》(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是喬高、麥塔斯,以及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共同撰寫的,書中詳細介紹了一些移植旅遊案例。葛特曼是美國研究員、資深媒體人、中國問題專家。

書中說,外國人多是組團到中國器官移植旅遊,多由經紀人組織。2001年2月,一組9名患者從東南亞前往太平醫院進行器官移植手術。這九個移植手術在兩天內完成,同時至少還有另外四個器官移植手術。

一組七名從香港前往中國接受腎臟移植手術的患者均在同一天進行了手術,並在一週後回家。一名來自台灣的婦女前往中國進行腎臟移植手術,她報吿說至少有10名患者正在等待移植手術或從移植手術中恢復。

「聽到器官的來源,我感到很驚訝。我參與了這樣的事情,我感到非常難過。我想講述我的故事,以便人們可以了解它。」台灣居民莊柔柔(音譯)在紀錄片《活摘》(英語:Human Harvest)中說道。她在中國接受了新的腎臟。

「當我去移植手術時,我不知道捐贈者會被殺死。」另一位台灣居民塗秀松(音譯)哭泣著說道。

日本患者Hokamura Kenichiro對於器官移植手術在中國如此容易達成而感到驚訝。在與一位在中國的日本經紀人聯繫十天之後,他就躺在了上海一家醫院的手術台上接受一個新的腎臟。「這快得讓我害怕了。」他說。該器官的價格為80,000美元。

2016年的報告稱,Hokamura是前往中國進行腎臟,肝臟或心臟移植手術的數百名富裕的日本人之一。

該報告發現許多情況下,由於器官排斥或作為備用,為同一患者準備多個器官是常見的。在一個案例中,為同一患者準備了八個備用器官。研究人員表示,每年在中國進行多達6萬至10萬例移植手術,其中大多數是法輪大法修煉者的器官。

研究人員發現,雖然許多國家都存在移植濫用問題,但中國的不同之處在於它受到當局的批准,當局正在從中獲利。

「追究反人類罪 每個人行動制止暴行蔓延」

獨立人民法庭提出,全世界政府應有更多行動來制止中共活摘器官;在此之前,美國國務院已宣布,美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將拒發移民和非移民簽證,已發簽證(或綠卡)者將被拒入境。

國際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Matthew Little/Epoch Times)

國際人權律師麥塔斯呼籲,每個人都應立即採取行動,制止共產主義暴行蔓延,「當有人想來殺你、取你的器官時你會反抗,但到這一步已經太遲;你要制止這件事,就得在他們到你身邊之前出手。」

麥塔斯自費調查、四方奔走逾13年,這位律師表示,「我希望活摘器官停止,那會讓我欣喜若狂。如果它確實停止了,事情還沒結束,因為所有罪犯都必須被繩之以法。」

麥塔斯指出,「當大規模犯罪發生、數以萬計的人被殺害時,不僅受害者數量巨大,犯罪者的人數也非常可觀。」

「有第一線的犯罪者,有發出指令的機構,也有策劃者,不同環節有不同的人。」他列舉道,「進行血液和器官檢查的人在其中,識別誰是法輪功的那些獄警在其中,做移植手術的醫護人員在其中,負責鎮壓法輪功的『610』官員,散播對法輪功的仇視的人,他們也在其中。」

在麥塔斯看來,知情的間接參與者也逃脫不了責任,「為外國人『器官移植旅遊』做中介的人,以及去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的患者,也都在其中。」

──轉自《大紀元》

大衛‧喬高:法輪功不是邪教(視頻)

江澤民的「最大謊言」就是說「法輪功是邪教」,這讓人聯想到盧旺達政府在發動1994年4月至6月的全國性群體滅絕之前,透過黨媒所傳播反對少數族群圖西族的訊息。俄羅斯的布爾什維克派在1917年共產主義十月革命後,針對其自己所羅列的「黨的敵人」清單,也採取了類似作法。希特勒的納粹黨在1933年以後,也用它來對付不同的少數族裔,尤其是德國的猶太人。 繼續閱讀